许庭许娅宛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婉似朝芸

角色:许庭许娅宛

简介:前世他浑浑噩噩,撇下妻女,靠一张脸吃喝玩乐;
庸碌半生,中年病死前才幡然悔悟……
重生回到女儿年幼时,抱着可爱又懂事的女儿,
他洗心革面,要当那天下第一的奶爸,把妻女宠上天!

书评专区

觅仙路:凡人流修仙最重要的就是资源的获取吗,主角通过各种手段获得资源让自己成长,这个金手指直接让主角拿到大量资源,全文看起来就味同嚼蜡了

信仰王座:不提正文,那篇番外真的很有意思。可能是习惯了套路化的剧情,突然看到这么一篇小说,很惊喜。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对我来说挺毒的上架前的部分是仙草,后面是放毒,真的怕了这种,能好好写完一个故事,偏要矫情的,说白了就是恃才傲物吧,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东西。最毒的我简单聊聊:1.宠物没有特别用处还对着干,这种就类似家养的狗天天在你家拆东西藏东西,看样子主角还挺乐在其中,我真的吐了。2.几百章了出一个马维类似钦定了,互动的最厉害的女性几百章才放出来。3.升级模式,前面是数据,后面涉及转职以后直接开摆意识流等于是挂羊头卖狗肉了,实力评定这一块乱成了一锅粥

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

《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宗权族老示意他:“廿四,你说。”

“虽然海叔是我的养父,我也没有改口喊过他爸,但在我心里,海叔和秀芬婶是我最敬爱的长辈。”

许庭神情无比严肃。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我许庭敢保证,未来我绝不会抛下海叔和秀芬婶不管。”

前世,即便他和苏妘离婚,他也没有抛弃养父母。

那个时候他孤身一人,如果不是对许宗海和张秀芬心怀感激,并兼有感情,他大可以回到四川老家去生活。

但他没有。

他一直赡养着两老,直到他们寿终正寝,他才去了苏妘和女儿们所在的城市。

而许娅灵和许娅宛,两人即便看不惯他这个父亲的种种作为。

但她们依然孝敬着爷爷奶奶,每年都会给爷爷奶奶买各种东西寄回家,结婚前,但凡有时间,都会回大郭村看望两老。

苏妘也从来没有阻止孩子们,对爷爷奶奶表示孝心。

非但如此,苏妘再怎么不认可张秀芬的一些做法,却始终没有明面上和张秀芬过不去。

纵然离婚了,也会给他们打电话,过年还给两老买衣服。

只是张秀芬说买衣服用不上,暗示苏妘给钱,这才导致苏妘后面不再给他们买东西了。

所以,许庭认为自己和妻儿,都对得起两老的拳拳爱护之心。

“我们家的事,不需要乡亲父老们担心,我许庭做人,兴许对不起老婆对不起孩子,但我绝对对得起其他人。”

此话一出,气氛倏然一松。

有人取笑他:“廿四叔你做了啥啊,居然对不起俺婶和俩妹妹?”

许庭这才惊觉,自己一不小心,竟把心里话都抖搂出来了。

他心虚地看向老婆。

苏妘正安慰张秀芬,压根没听见这边在说啥。

许庭心里松了口气,对那起哄的小子说:“你别瞎起哄,我就是打个比喻,我爱我老婆孩子还来不及,怎么会对不起她们。”

“行了行了,要疼媳妇孩子回家疼,当着大伙面也不臊得慌。”

宗权族老听得老脸都红了,呵斥许庭道。

许庭灰溜溜地走回了人群。

“今天这事,你们兄弟俩给老子长个记性,再敢乱来,俺就亲自上你们家,找你们爸要说法去。”

宗权族老威严地板着脸,教训许狗蛋和许狗剩。

他们的父亲年迈重病,已经在床上躺了两三年了。

要是知道他俩敢这样犯浑,非得被他们活活气死不可。

许狗剩和许狗蛋这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权爷,俺们不敢了。”

两人灰头土脸地说。

“俺就是嘴上逞威风,海爷,您别往心里去。”

许狗剩给许宗海赔笑道。

许宗海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村里的书记许家财来了。

“干啥呢,初一一大早不好好烧香,围在一块看啥热闹?”

走近一看,许狗剩和许狗蛋还被捆起来,跪在地上。

许家财脸一板:“宗权叔,都啥年代了,还捆人,想用私刑啊?”

“许家财,你这两个侄子没大没小,辱骂宗亲长辈,还打了老子一拳,让他们跪下认个错你就心疼了?”

许宗权也丝毫不退让,沉着脸和许家财对上。

“权爷,您可不能这么说话,家财叔好歹是俺们支部书记。”

跟在许家财身后的村民不赞同地道。

话音刚落,就被他爸厉声呵斥:“长辈说话你少插嘴!”

连他爸都得喊许宗权一声叔,这小子却以为跟了支部书记,自己也算得上一根大头葱了。

“谁把你俩打成这样的?”

许家财没有傻到和宗权族老正面刚,而是调转枪口,准备对准许庭。

他既然收到风声赶来,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和狗剩他俩打架的是谁?

许庭不等他来质问自己,就笑眯眯地上前和他打招呼。

“呀,书记,你可算来了,这俩混蛋骂人在先,又动手欺负我家海叔——你也知道,我家海叔是十五个大队里,出了名的老好人,你说他俩欺负一个老实人是几个意思?”

“许庭你想说啥?他俩怎么就欺负你家海叔了?”

许家财眯着眼问。

许庭坦然道:“这儿那么多人呢,你随便问一个,看看是不是我冤枉了他们。”

许家财还没发声,许宗权就没好气地说:“老子就能作证,家财你信是不信?”

众人目光不善地看着许家财。

尽管许家财是村支部书记,但在大郭村,宗族的思想根深蒂固,族老分量是很重的。

况且今天这事儿,许狗剩兄弟确实没占理。

许家财是见自己堂堂一个村书记,两个侄子都被许庭打得鼻青脸肿的,脸面上过不去,这才从家里跑到宗祠来。

谁知大伙儿都帮着许庭,他心里简直憋屈死了。

明明自己才是大郭村土生土长的娃,这许庭只是许宗海和张秀芬的收养的儿子,村民们干啥帮他不帮自己?

想不通的许家财决定暂时不想了。

“宗权叔说话俺当然信,这不是误会嘛!既然是狗剩他俩的错,俺也没啥话好说的了。”

许家财一扭头,对着两人喝道:“国有国法村有村规,你们无故寻衅挑事,是不是想去派出所啊?”

“叔,俺们就是胡闹,您咋还扯上派出所了!”许狗蛋急道。

许宗权明知许家财是做样子,却还是不耐烦,摆摆手:“行了,他俩知错就成,送啥派出所,去了丢的还不是你的脸。”

在许宗权这位族老,和许家权这位村支部书记的见证下,许庭答应只要两兄弟以后不挑事,今天的事既往不咎。

好好的一场宗祠祭祀,愣是成了一出闹剧。

大伙儿光顾着看热闹,连时间都不看了,一晃眼已经八点多。

他们居然在宗祠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许宗权发话,让大家散了各回各家,大伙才赶紧收东西回家做早饭吃。

许庭叫苏妘先把孩子和张秀芬送回家。

他留下来和许宗海一起收拾东西。

许宗海的情绪还是有些低落,许庭看在眼里,叹在心里。

安慰的话,他实在不会说。

只能用行动来安抚海叔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