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绅林欣贴身医王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贴身医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半夏

角色:陈绅林欣

简介:雇佣军军医陈绅,退伍之后守着爷爷留下的诊所两年,两年之后,为了知道父母的死因加入全世界最大的医学公司,服务于该公司的线下,同时因为战友的求助进入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从此多彩的生活开始了……

书评专区

其实不太末日:写不来女生就不要写,毒的一B,告辞,受不了了

诡电脑:刚看,但是这个开头觉得可以推,一开始就觉得文笔不错,不像新人,一翻翻评论竟然是个马甲,这真是……毕竟是曾经在海里泡着的海兽,一些情节用生殖器思考也是能够理解,但是有股土腥味,不是那种淡淡的雨后线粒菌的味道,而是那种闻着反胃的腥味,不过文笔成熟啊,加上脑洞也可以,我是当恐怖小说看的,顺便我觉得大概不用期待这里面的战斗场景,不过海兽披皮上岸竟然是恐怖小说……这真是,顺便那个诡域真的很诡异啊,强行刷任务,这绝对是作者亲儿子系列……

仙界第一卧底:九十九章,某门派大弟子被泼皮碰瓷,该人打了泼皮一顿,他师傅知道了这件事,却是责怪他恃强凌弱,以力欺人,命他下山给人道歉赔礼。他怒极就去杀了那个泼皮,因为被泼皮老婆看见,又杀了泼皮老婆,为了掩盖罪行又杀了该泼皮全家。主角上来就说  所以林云也无所畏惧,接着道:“你不服气?那咱们来好好捋捋,说你狼子野心,没错吧?不过是跟人起了冲突,你就将别人暴打一顿,为什么呢,无非是自恃自己是个修仙者,宗主责你恃强凌弱,何错之有?我去尼玛的。

贴身医王

《贴身医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伸舌头干嘛

晚饭之后,陈绅坐在诊所的门槛上看书,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手里捧着的是一本哲学系的书。这个画面实在是和他的形象很不妥协,试想一下,一个穿着大裤衩露着胳膊,胳膊上还有纹身的人,手里却捧着一本哲学方面的书在看,这有多么的滑稽。

“陈哥!”一个声音在一旁响起。

陈绅抬头一看,一个少女快速的朝着这边跑来,她换掉了补习班的校服,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裙子,微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她的笑容很清爽,完全一副邻家小妹的感觉。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这个病不能跑,你就不能慢点过来吗?”陈绅瞪了少女一眼。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柳婶的女儿柳玥,柳玥的父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跑了,从小到大,柳玥与柳婶相依为命,陈绅刚回国那一年,柳玥才十六岁,转眼间,都长成大姑娘了。

柳玥长相甜美,是一个很乖巧大方的姑娘,在学校里成绩也相当不错,因为长得漂亮,家里条件不好,当初还受到了同学的欺负。以前她一个人放学回家,发生过有人尾随的事情,陈绅帮过她几次,关系自然而然就好起来了。

柳玥甜甜一笑:“知道啦,下次不跑就好啦。来,陈哥,我给你买了蛋糕,草莓味的!”

说着,柳玥卷了一下裙子,坐在了陈绅的身旁,将小盒子拆开,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粉色蛋糕。

“我猜你晚上肯定没吃饱,快吃吧。”

“还是我家小玥妹妹好,真要跟你妈似的,我怕我早就被你们母女两折腾死了。”陈绅笑着摇了摇头,接过了小盒子。

柳玥笑了笑:“陈哥,你不要怪我妈,其实我妈挺不容易的,她现在没什么经济来源,就靠着短工和房租维持生计,而且大部分钱还都花在了我身上,我又要读书,又要吃药,妈妈都已经一年多没有买新衣服了。”

“你妈就是固执,他干嘛不让我试试呢,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这个病哪怕在医院也不一定治得好,但是在我这儿,保证药到病除。”陈绅答道。

“我知道,你给我熬的药的确管用,喝一碗,一星期都不会犯病,可是我妈不这么想啊。她觉得吧,你要是真有本事的话,怎么可能会待在这儿养闲。再说了,陈哥,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一份工作比较好,不然以后娶媳妇儿都娶不到。”

“嘿嘿,我娶不到,不还有你嘛。”陈绅吃了两口蛋糕,调侃着说道。

“陈哥你胡说什么,我才不会嫁给你呢。你看你,又邋遢又没钱,还有,你这胡子该刮啦!”柳玥说着,还伸出手用力扯了扯陈绅下巴的山羊胡。

柳玥说得的确在理,陈绅现在形象不好不说,身上的存款也就剩下个位数了。不过,这些对陈绅来说都不是什么事儿,只要他想,随随便便一个电话去接取一个任务,钞票分分钟就来了。

不过,陈绅并不想,那种死里来死里去的生活,他不想再体验了。

“不就是钱嘛,你信不信陈哥明天就能请你吃西餐。”陈绅咧嘴笑了笑。

“切,还西餐呢?我看你顶多就只能吃得起外国的方便面。”柳玥犯了个白眼。

“呼……”

柳玥忽然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起来,捂着胸口,表情显得有些难受。

“陈哥……”柳玥紧紧的抓着陈绅的手,而且抓得非常用力。

陈绅愣了一愣,立马反应过来些什么,他将手中的蛋糕盒放在地上,随后将柳玥平放在了地上,柳玥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前的起伏越来越大,明显是呼吸困难的状况。

柳玥有严重的哮喘,而且是急性过敏性哮喘,犯病很不稳定,不过,这还是头一次柳玥在陈绅面前发病。

陈绅迅速的掐住了柳玥的人中,过了好几秒,柳玥还是不见好转。掐住人中,只是能够让人在瞬间疼痛,意识变得清晰,但是缓解不了哮喘的症状。

迟疑了两秒,陈绅直接低下了身,嘴对嘴的对柳玥做起了人工呼吸,另外一只手则摁住了柳玥的胸口,随着柳玥胸口的起伏向下压。

陈绅这是在帮助柳玥呼吸,柳玥的哮喘其实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刚刚她小跑了一段路,诱发了支气管平滑肌痉挛,陈绅只能用这种办法替她缓解。

柳玥没有闭眼,就这么瞪着陈绅,嘴里发出的哮鸣音更粗重了一些,但过了几秒钟之后,嘴里的哮鸣音消失了,呼吸也变得均匀下来。

陈绅撩起衣服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水,表情如释重负,接着,他回头看了看巷子里,还好,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巷子里基本上没人,要是被人看到自己对柳玥做这种事情,再让柳婶知道了,自己肯定会被柳婶暴打一顿。

“真是不要脸,小姑娘一个,怎么和这种游手好闲的人混在一起。”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听得这话,陈绅猛地转过头去,一个大妈就站在自己右手边两米外,手里拿着一个扇子。

“看什么看,流氓!”大妈骂了一句,随后转身就走。

“诶,王婶,你去哪儿啊?”

“我去告诉三婆去,你小子,明目张胆的欺负她姑娘,我看她怎么收拾你。”

“我靠!”陈绅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要拦是拦不住了,而且就算陈绅去拦,也没什么好东西收买王婶啊,这王婶可是出了名的势利眼。最重要的是,柳婶牌瘾比较大,但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所以闲下来的时候就去看人打牌,王婶就是其中一个。

“完蛋了……”陈绅呼了一口气。

“你活该!谁让你亲我的!”柳玥苍白的脸变成了红苹果,正怒视着陈绅。

陈绅愣了一愣,答道:“不是……情况紧急,我……我这是在救你啊。”

“那你伸舌头干什么!”柳玥小脸涨红,愤怒的看着陈绅。

陈绅楞了一下,尴尬的挠了挠头:“习惯了……”

“你……哼,我不理你了!”柳玥嘟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样子。

陈绅更是尴尬了,他撇了撇嘴,答道:“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我补偿你,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你买得起吗?”柳玥昂着头说道。

陈绅答道:“你说,砸锅卖铁也给你买,行了吧?”

“我想换个手机!”柳玥答道。

陈绅想都没想就答道:“好,给你买!”

摊上这种事儿,陈绅也无话可说,不过还好,就只是一个手机,等自己拿到钱了,买一箱都绰绰有余。

听得这话,柳玥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其实她也知道,陈绅是在给她做急救,亲了就亲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偏偏这可恶的家伙居然伸舌头。太恶心太恶心了!

“算了……”柳玥小声的说道:“你也是为了救我……”

陈绅愣了一愣,心道,女人心果然难猜,上一秒还要死要活的,怎么忽然就变好了?

“你快去给我熬药,我喝了药得回家了!”柳玥对着陈绅翻了个白眼。

陈绅连忙点了点头:“好好好,我这就去。”

柳玥每周到陈绅家里来一次,每一次都是偷偷的来,因为柳婶不知道柳玥在吃陈绅的药,如果告诉柳婶,就柳婶那个脾气,肯定会把陈绅骂一顿,以后更不准柳玥往陈绅这里跑了。

其实,陈绅可以直接给柳玥做针灸的,一次针灸之后,柳玥的病就能好了,可这要是让柳婶知道了,肯定会非常惊讶,到时候还会拖着柳玥去医院做检查,要是知道是自己做的,说不定还给自己招惹麻烦。

过了十几分钟,陈绅端着一碗药从厨房里走出来。

“喝吧喝吧,我放了糖的。”陈绅对着柳玥说道。

柳玥点了点头,变得安静了下来,端着碗捏着鼻子一口就将药喝光了。

“陈哥,我走了啊。”

“别跑了,慢慢走回去,听到了没?”

“知道啦,还有啊,我刚刚没有生你气,我也不会跟我妈说的,你不用担心。”柳玥又说了一句。

陈绅摆了摆手:“赶紧回去吧啊。”

柳玥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陈绅拿着空碗朝着厨房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摇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靠,忘了借手机用一用了!”陈绅忽然想到了些什么,重重的拍了拍脑门。

之前陈绅下载那个软件,用的就是柳玥的手机,自己的手机现在停机了,电话也打不出去,本来想着今晚借柳玥手机用一用的,结果因为发生刚刚那事儿,就给忘记了。

摸了摸口袋,还有皱巴巴的二十块,一张公用电话卡最便宜的都是十块钱,剩下十块钱还能吃一天的方便面……

将碗洗了,陈绅拿着钱去外面的报刊亭买了一张十块钱的公用电话卡,这种公用电话,目前也就只有这一片老城区才有了,市里面已经没有这种玩意了。

陈绅找了一个公用电话,输入了英国的那个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是国际长途,收费是一点五元一分钟,卡内余额十元。”电话里传来了提示音。

听得这个提示音,陈绅感觉非常头疼,都说没钱寸步难行,这话还真不假。

电话很快就通了,过了差不多几秒钟才被人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普西。”电话里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普西经理,我是陈绅……”陈绅答道。

“噢,陈先生,难道您改变主意了吗?您愿意到英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