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洪荒:刚出生我就是传说中的妖人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洪荒:刚出生我就是传说中的妖人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十月流年

角色:项尘秦蓉

简介:“小子,生而为人你没有错,可惜,你是个杂种,投错了胎

他是半人半妖,一出生就被众人当成妖孽
他是修炼天才,天生灵脉俱通,万中无一
修道之龄,却无法修出真气,沦为废物
世间的不公激出他胸中的怒火,幸得妖族圣典,大杀四方,吞噬天地!
他,身化万妖,立志要统三千世界,战诸天万主,开宇宙洪荒!

书评专区

征战诸天世界:弱智有理,SB最强。知道为什么王超在星河大帝了不能吊打天下了吗?因为他开始长脑子了。不长脑子的人最强。呵呵。这是作者夹杂的私货

基因叛徒:干粮-,开头毒 文字较干,稍粗糙

法师的天下:绝世天才的主角,虽然情节有些腻歪,但总体良好。担心写不够一百万字啊。

洪荒:刚出生我就是传说中的妖人

《洪荒:刚出生我就是传说中的妖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神魄!这是人类的一种天赋,魄有各种各样的,有兵器,刀枪剑戟,花草树木,虫鱼鸟兽,甚至自然元素金木水火等等,也有人称之为武魂。

修真武者,一旦开启神藏,就有可能觉醒神魄,觉醒神魄的人都有一定的特殊能力,这类人往往都是天才,当然,也有觉醒废神魄的。

而王鹰觉醒的这神魄,赫然是一道剑魄

剑魄,算是比较高级的武魄,这类灵魄往往可以提升剑气威力,剑法力量。

开启剑武魄后,王鹰的气势明显一瞬间强大了很多,一股更凌厉的剑气涌出。

他剑魄的力量涌入剑中,剑气威力狂涨!

“项尘,让我觉醒神魄杀你,你死也死得值得了,去死吧!”

王鹰怒啸,一剑劈出三米长的剑气,威力飙升,这一剑狂劈而下。

“哥哥小心”

叶柔惊呼。

项尘宛如一只灵活的猿猴躲开,嘭的一声,刚刚所站之地被劈炸出一米多大的坑洞。

项尘脸色微变,这一剑威力比刚才强大太多,堪比一颗小手雷爆炸了。

“杀!”

王鹰爆发杀来,速度都提升了几分,又一道道剑气劈杀向了项尘

周围的人都是一阵阵躲闪退后,怕被剑气劈中,王鹰的一个家仆惨叫,被一道混乱的剑气劈中,整个人直接被斩杀成了两段。

唰!唰!唰……

一道道剑气劈至,项尘凭借惊人的速度躲闪,他没有修行什么身法,靠的全部都是自己的速度和本能反应。

“九炎流光式!”

王鹰暴喝,一剑抖出了九朵剑花,一瞬间化为九道剑气劈向了项尘,笼统向了项尘那片区域。

“小杂碎,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躲!”

王鹰狞笑。

“开!”

项尘怒吼,只能凭借本能调动体内妖气攻击,双爪撕裂而出,又一片爪影撕裂爆出。

轰……

爪影和剑气对碰,显然,这武学用出的剑气更强,击溃了爪影,一道道剑气溃散轰击在了项尘身上。

噗嗤……项尘吐血而退,人被轰飞,身躯被撕裂出了几道剑痕,涌出鲜血。

“哥哥!”

叶柔哭泣想扑上去,不过被两名家仆押住。

王鹰一脚劈出,一道腿劲又抽飞了项尘,撞击在了一张桌子上,桌子撞击得粉碎。

“呵呵,看见了吗,你也不过如此,还想救你妹妹,做梦去吧。”

“老子要斩断你的手脚,让你活着看着,我怎么玩死你妹妹。”

王鹰狞笑道。

“鹰兄威武,杀了他!”

“不愧是觉醒了剑武神魄的天才啊”

“是啊,听说王鹰兄还被王院内的那一位剑修长老收为了记名弟子呢。”

“小畜生,死!”

王鹰又一步爆气,眨眼间跨越十多米距离,这一剑嗖的一声刺破空气发出尖啸声,一剑直接暴杀向了项尘的头颅。

项尘瞳孔微缩,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死亡气息传来!

到此为止了吗?

不,绝对不能到此为止!自己刚刚掌握了力量,还没有救出妹妹,救出父亲,母亲,自己怎么到此为止?

“杀!”

项尘咆哮,这一瞬间,竟然抡起自己拳头,主动杀向对方这一剑,哪怕拳头被洞穿也在所不惜。

轰……!

这一瞬间,项尘体内那一颗金色内丹,又涌出了一股更强大的滚烫能量。

项尘的手臂,一瞬间爆涨粗了一倍!竟然还生出了细密银色的短毛

他整个人,体型也是暴涨一倍,一米六五的瘦弱个子,瞬间变成了两米多高的巨人。

然而,暴涨的力量,也让他体内传来一阵阵撕裂和滚烫的痛苦,仿佛整个人快燃烧起来,快被涨爆!

嘭!

这一拳绽放金光,空气都被轰杀得压缩,卷起一股强大气压气浪轰杀在这一剑上。

当啷!

没有想象中被刺穿拳头的血腥,反而挡住了这一剑,随后,一股可怕的力量传导在这一剑上。

当当当当……

长剑竟然不断崩碎,从剑尖到剑身,直接碎掉。

而这股力量也轰杀在王鹰手臂,王鹰惨叫,整个人哀嚎,手臂也是咔嚓一声被折断,断骨从手腕处刺了出来,鲜血淋漓。

嘭!

王鹰整个人也是一声惨叫,被后劲轰飞,口吐鲜血,断剑的剑柄掉落,人摔飞了十多米远,撞击在院墙上,院墙被撞裂出缝隙险些垮塌。

“啊……”

周围旁观的王鹰朋友们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望向身躯突然膨胀仿佛巨人的项尘,更是充满了惊骇。

“怎么可能,觉醒剑武魂的王鹰。竟然还不是项尘对手!”

“天啊,这,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妖孽,妖孽啊。”

这些人惊悚望着项尘,连连后退。

“公子!”

王鹰的家仆们吓得连忙去扶王鹰。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项尘,小杂种!…”

王鹰躺在地上,抱着断腕惨叫哀嚎,眼泪鼻涕都痛苦得流了出来。

嘭!

而这时,一股强大气势冲来,项尘直接撞飞王鹰的家仆,来到王鹰面前。

王鹰吓得惨叫声都顿了一瞬间。

随后,项尘一脚抬起,踩在了王鹰的头上,按着脸在地上一顿摩擦。

“啊,小杂种,放开我!”

王鹰咆哮道。

嘭!

项尘不语,一脚狠狠落下,王鹰啊的一声,满脸是血,鼻梁骨被按在地面踩断。

“小杂种,你不得好死!”

嘭!

“啊……”

又一脚落下,王鹰满口牙齿都被踩碎,口吐鲜血。

“小娃嗡……你……呜呜呜,住手,别踩了,鹅蠢了……”

王鹰还想骂,结果被又抬起的一脚吓哭了,口齿不清哭泣呜咽道。

“项尘,住手!”

挟持住叶柔的家仆们怒吼道,刀架在了叶柔脖子上威胁项尘。

“哥……”叶柔咬住嘴唇,没有求救。

“放了我们公子,不然,我杀了她。”

一名家仆怒吼道。

项尘一双猩红色双眸望向那家仆,吓得那家仆心中一颤,这还是人类,还是一个十多岁少年的目光吗,宛如凶兽,如此的残忍。

“你放了我妹妹,活,敢伤我妹妹分毫,你,还有脚下的他,都得成八块!”

项尘一脚狠狠踩在王鹰另一条手臂上冰冷道。

“啊……”王鹰痛得撕心裂肺,下裆心腥臭之气弥漫,污秽之物都痛得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