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摊牌了,我是神级学霸 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摊牌了,我是神级学霸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有点方

角色:叶飞陈婉

简介:乡下来的贫穷少年,意外获得无上能力,从此逆天改命,强势崛起
欺负过他的校霸?打得他们叫爷爷
看不起他的学霸?考个全市第一实力碾压
但校花站在她面前说喜欢他的时候……他是拒绝,还是去征战天下?

书评专区

到开封府混个公务员(出版名:《南衙纪事》):很欢乐的一本书,看起来很轻松,有时候心情都会开朗起来^_^包青天包大人以及展昭这样的人物形象,即便在现在我也不觉得过时呢。在人物和情节上,本书运用了大量的夸张处理,但也因此不论主角配角都不太有实感。书中的女主是展昭的头号死忠粉,其忠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笑喷……)。那一份对领导的畏惧尊敬,再配上怎么受虐也不离不弃的忠诚,食用起来颇为喜感。悲催的是婚后两人依旧延续了这种相处模式,女主活脱脱一个夫管严……真是没出息没前途啊!上面说了这文大量运用夸张,因而后文终成眷属的感情戏部分,以及那个虐的部分,看起来都有点违和。弱弱地说一句,以貌取人的我还是觉得女主配不上展大人%\u003E_\u003C%

法爷毕业指南:作者卖的私货太恶心,给人贩子洗,让人渣父母逍遥法外种种奇葩道德观,我选择0分

全球大地主:看了一下,主角亲戚全是坏的,交的朋友都是好的,很奇怪。还有就是给范冰冰站台,现在范冰冰真被抓了,后面怎么写呢

摊牌了,我是神级学霸

《摊牌了,我是神级学霸

》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叶飞得到的这套治疗之法,需要体内真元配合按摩特定的穴位来压制陈婉体内的玄阴之气。

“老祖,这……”叶飞有些犹豫道,“没有其他治疗方法了吗?”

“小子,这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治不治你自己决定!顺便跟你说一句,这女娃这次爆发的玄阴之气比较猛烈,能不能熬过去还是未知之数!”轮回老祖声音慢悠悠的说道。

作为仙界曾经的一方巨擘,轮回老祖早已经看惯了生死。

叶飞转头看去,果然见陈婉脸色煞白,眉毛上都出现了两道冰霜,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在那里瑟瑟发抖。

叶飞再也没有犹豫,对陈婉说道:“陈婉姐,我知道有一套按摩的手法,可以暂时压制住你的病情。”

“好,我……我相信你!”陈婉颤抖点头,声音几不可闻。

叶飞得到陈婉点头再也没有犹豫,抓住陈婉的手,在其手上的几处大穴上揉按起来,与此同时,体内的真元随着叶飞心念的调动,输入到陈婉体内。

此时,陈婉的身体就如同一座冰窟一般,连血液都快凝结成冰,叶飞不由得加大了真元的输出。

随着真元进入陈婉体内,陈婉俏脸上痛苦的神情减轻了一些,叶飞见此,信心大增,按照轮回老祖教的方法,开始按摩陈婉手臂上的外关、三阳络、手三里、曲池、天井等穴位。

陈婉气色也恢复了不少,自从知道自己得了这个怪病,她去过太多医院,却没有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每次发病,都需要她自己硬扛过去。

哪怕是在几十度高温的桑拿房中,也没有任何效果,她的身体仍如同在冰窟中一般。

然而,刚才叶飞的按摩治疗之法,却仿佛给她的身体注入了一股暖流。

这时,叶飞停了下来。

“嗯?”陈婉微微睁开眼有些疑惑的看着叶飞,忍不住问道,“怎么停下来了?”

“陈婉姐,接下来要按摩的地方有些特殊,是天池穴,那个……”叶飞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还挺封建的,没听说过病不避医吗?现在,我就是病人,你就是医生!更何况,我可是你姐。尽管治疗好了,姐姐相信你……”陈婉笑了笑说道。

“那……好吧!”叶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陈婉一笑,再次闭上眼睛,躺在椅子上等待叶飞的后续治疗。等闭上眼睛,陈婉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天池穴?

那是在什么地方啊?

她又不是医生,怎么可能知道天池穴的位置。

陈婉刚要开口问叶飞,就感觉一只带着温热的手轻轻按压,然后,另一只手。

陈婉这才反应过来,只得将眼睛闭得死死的,装起了鸵鸟。

叶飞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叶飞就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长了草一般,而且,还有着一群野马在草原上奔跑。

陈婉秀眉微微皱起道,“你按疼我了。”

却没有睁开眼睛。

叶飞吓了一跳,强迫自己专注起来,同时心中反复默念起五字清心诀!

这次的按摩,时间要比在胳膊上要长,足足过了五分钟,叶飞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手来。

抬头看去,只见陈婉俏脸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明艳动人,看起来甚是吸引人。

“治疗完了吗?”感觉到叶飞手上的动作停止,陈婉开口问道。

“那个……还有另一边。”叶飞尴尬的说道。听叶飞这话,陈婉点了点头。

叶飞也长吸了一口气,稳定住心神。

他明白,现在陈婉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恢复,实际上体内的玄阴之气只是暂时潜伏起来。如果他这时候收手,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不出一个小时,陈婉体内的玄阴之气便会再次爆发,而且比之前还要更加猛烈。

到那时候,再压制便更难了。

想到这里,叶飞一咬牙,再次默念起五字清心诀来,又按照之前步骤,将陈婉按摩了一遍。

等一切做完,叶飞感觉体内的真元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额头上遍布着细密的汗珠,脸色苍白,感觉身体没有一丝力气,稍一移动,一个没站稳噗通一声便坐到了地上。

叶飞手上动作停止之后,陈婉便睁开了眼。

她睁开眼的同时,便见到了栽倒在地上,一脸苍白的叶飞。

此时的叶飞着实有些狼狈,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湿透了,紧紧贴在了身上。

陈婉这时才明白过来,叶飞之前的治疗,恐怕并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简单。

望着仿佛大病了一场的叶飞,陈婉只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人抓了一把,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她连忙抓起叶飞的胳膊,想要将叶飞搀扶起来:“小飞,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叶飞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坐在地上就好:“陈婉姐,你不用管我,我喘口气就好。”

“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哪里像是没事,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陈婉焦急之间也乱了方寸,抓着叶飞的胳膊,就要送叶飞去医院。

叶飞扯了扯嘴笑道:“陈婉姐,我真的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倒是你的病,我还要跟你说一下。”

陈婉闻言,俏脸变得有些黯然。

她这病,她最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是不治之症。

从九岁那年第一次发病,到现在,她都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专家了,国内的名医,国外的专家,几乎都拜访过了,却没有一人有把握治疗。

如果不是一位奇人给过她一个药方,让她稍稍压制了身体的病痛,她恐怕都活不过二十岁。

到现在,她已经感觉到那药方已经开始失效,她之所以来海州,就是想找一个地方,安静的过完剩下的短暂生命。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陈婉温婉一笑,俏脸上带着一抹凄美,“我这是不治之症,之前有位奇人便给我断言过,说我活不过二十五岁,而且……”

“我能治!”

叶飞打断陈婉的话,抬起头盯着她说道。

“你……你说什么?”陈婉娇躯一阵,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飞。

“我说:陈婉姐你的病,我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