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乔烈武昭国)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李想想

角色:乔烈武昭国

简介:乔烈干架的时候被一板砖给拍穿越了,成了大夏国一小兵
直面冷兵器互搏的原始战场,他只能继续拿出那股不要命的狠劲——
不想死,就得把敌人往死里干!
至此,乔烈开始了他不一样的古代人生,不知不觉,也混了个风生水起!

书评专区

大时代1958:这书没被禁,说明国家现在整治的主要还是小黄文。难得的还活着的一本援苏文,说不定一两年后就被删了。主角是克格勃头子,满世界点火、救火。爽点就是看西方阵营不断被削弱,红色阵营不断壮大。主角经常处于冲突一线,说话做事都很让人解气。

天国游戏:开头中二小白文级别。主角就不说了,那个陈长青,家里赌博欠债,拿手跟黑帮赌,还威胁人家,然后翻本了,然后要人用手指跟他赌,然后要赌命。那黑帮怕不是傻子吧?黑帮跟他赌的理由居然是怕报复,赌赢了手可以“光明正大解决他”。拜托,他敢砍你就不在乎理由,不敢砍赌赢了也砍不了啊。

灵吸怪备忘录:少有的DND文,非常少有的主角,以及在正式的文里面走恶搞风。 ————太监多年,最近居然诈尸了。

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

《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接下来三天,乔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过的可开心了。

几乎他从小到大所有的梦想,都在这三天里实现了。

殊不知在外面的人看来,乔烈傻笑了三天,嘴里还动不动就发出古怪的声音。

荆秀儿自责极了,要是真把他喝成了傻子,她罪过可就大了。

好在,过了三天,这麻叶的药劲也慢慢过去了,等身体上的疼痛感又传到大脑,乔烈才从美梦中清醒过来。

荆宝山和荆秀儿听到他喊疼,总算是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就这样在小木屋里躺了整整一个半月,躺的四肢差点退化了,乔烈才第一次踏出了房间。

这是一座建在半山腰的小木屋,站在屋门口可以看到山下的村庄。

“烈哥儿,爹爹说了,你骨头刚长好,可不许跑跳,你就在这门口转转,别走远了啊。”

荆秀儿照顾了乔烈一个半月,俩人也成了朋友。

不过在乔烈的眼里,荆秀儿就是个14岁的小孩,可偏偏,荆宝山说乔烈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大不到哪去。

蹲在水盆边上,乔烈又仔细看了看他的脸,相比起来,他前世那张脸可比现在这张要爷们的多。

“秀儿,这山下是哪?”

“李家村啊。”

“这离安阳有多远?”

荆秀儿被问住了,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等我爹回来了问我爹。”

乔烈没再继续问,在小屋里待了这么多天实在是闷的慌,看着山下的村子里冒出炊烟,乔烈想下山去看看。

“村里有啥可看的,等你好了,我带你上镇上,那好东西可多了。”

“好东西多,也得要钱啊。”

那把从一开始就陪着他的大刀,丢了,身上的那个小元宝和散碎银子也不知道掉到了哪去。

只剩下那块没什么用的木牌,反倒是因为这块木牌,荆宝山对他像亲儿子一样照料。

乔烈也问过,原来这荆宝山也上过战场,也做过伍长,所以看到乔烈,就想起了他的那些袍泽。

荆宝山经常进山打猎,有时当天就能回来,有时就要两三天。

这次荆宝山进山已经两天了,也不知能打到什么大家伙。

这段日子,什么虎豹豺狼,乔烈都见识了个遍,这荆宝山打猎确实是一把好手。

按理说,荆宝山这么厉害,日子不该过的这么俭朴,也不知道他的那些银子,到底花到了哪去。

乔烈心里暗戳戳的想,像荆宝山这样荷尔蒙随时爆发的汉子,需求肯定也多,说不定,他打猎赚的钱都送到了楼子里的姑娘那里。

“烈哥儿?你在那傻笑啥呢?你该不会又吃了麻叶吧?”

荆秀儿看到乔烈那表情,心里就一啰嗦。

“去去去,小丫头片子别瞎打听。”乔烈听过荆秀儿描绘他喝了麻叶汤后的状态,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现在竟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小了,山下的珠儿跟我同岁,去年都当娘了。”

荆秀儿成天在山里跑,脸蛋上两块红色团块,平日性子也大咧咧的,不像个姑娘,

这会说起成亲,生娃的事,竟然害羞的低下了头。

“造孽啊~哪个王八蛋下的去口啊?”乔烈看了看荆秀儿这副正面不分的小身板,13,4岁的年纪,在前世也就才上初中吧?

自己还是个孩子,就能生孩子了?太可怕了。

……

铁长镇。

位于李家村和安城的中间位置。

乔烈就是从安城出来,被罗玉堂,苗芷兰这两个骗子给带到了山林里,然后被萧冲那个傻X给打到了山坡下。

那山坡紧挨着荆宝山家那座小山,这才让他们父女捡到了乔烈。

乔烈的伤已经全好了,今天荆宝山给了荆秀儿五两银子,让荆秀儿带着他到镇上逛逛,也给家里买点油盐。

荆秀儿一早起来就很兴奋,去镇上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这意味着可以买买买。

看来,从古至今,花钱都是女人的天性。

乔烈看了看那五两银子,要买菜籽油还要买盐,剩下的银子真的够她过瘾的?

乔烈还是小看了古代女人的勤俭持家,跟荆秀儿逛了半天,只花了三百文买了一罐油,又花了一百五十文买了一小包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对着一个卖包子的摊子,荆秀儿看了能有五分钟,这五文钱两个的素馅包子,她就愣是没舍得买。

“算了,又没肉,不好吃。”

“那不是有肉馅的么?”乔烈指了指边上五文钱一个的猪肉馅大包子。

“肉有什么好吃?我爹天天打猎,家里总吃肉呢。”

这一番理论让乔烈张大了嘴巴,最后被荆秀儿拖着走了。

“烈哥儿,你吃过那个么?”

乔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边上的铺子里传出一阵阵香气。

里面的柜台上,摆着一盘盘的点心和糖果。

乔烈摇摇头,古代的这些点心和糖,他还真没吃过。

荆秀儿笑了:“我就吃过好几种,来,我带你看看。”

被荆秀儿拉进了点心铺子,乔烈还真开了眼界,

原以为,这些古代人平日里没什么零食可吃,谁曾想,是他肤浅了。

看着眼前这一盘盘一罐罐,色香味俱全的零食,乔烈还真成了没见识的土包子。

“这是桂花糕,你闻闻,香吧?这个是豆黄,还有姜饼,烈哥儿你看,这还有蜜饯,那个罐子里的是桃子做的,可甜了。”

荆秀儿小嘴叭叭的一通说,最后,两人什么也没买,说看看就真的只是让他看看。

店小二看着两个人脸色都不好了,弄的乔烈都不好意思了。

“你看了这么久,怎么啥也不买?”

“看看就行了,这玩意也不顶饱,买了没用。”荆秀儿拽着乔烈快步走出了店铺。

到了下一个布庄,却一下子花了五钱银子,买了两整匹掉了色的旧布,和一大包袱碎布块。

“你买这些东西干啥?”

“回去给你做两双鞋,再做几件衣裳。”乔烈的那身衣裳滚下山坡都碎成了布条,现在身上这一身,还是荆宝山的旧衣服改的。

乔烈愣了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嘴上却贱兮兮的嘲笑道:“就你那手艺,还会做鞋?”

荆秀儿一点也不介意:“等我做出来你就知道好不好了。”

乔烈撇撇嘴,没再说什么。

晌午了,荆秀儿看了眼乔烈,决定在镇上吃了饭再回去。

“烈哥儿,你想吃啥?”荆秀儿晃着手里剩下的两小块银子,一脸的豪气。

乔烈看着好笑,却也不想作弄她了,随便指了街边的一个汤饼店:“就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