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六月离歌

角色:龙展颜展颜

简介:她是执掌三界法度的驱魔龙族,那几个老家伙却说她行事乖张,
贪图享乐,让她修身养性,她就被迫穿到了个将死之人身上
原主被推出去殉葬,家人想用原主一人之死,换来满门荣耀
想让她做殉葬皇后?行啊,那你们可得有命来享受这荣耀!
——嘀!皇后一日体验卡!第二天直接晋级太后,让渣渣们乖乖跪下!
等等,这个摄政王……怎么怪怪的?

书评专区

全能运动员:虽然书名和简介都挺毒的,但其实现在的剧情还挺不错的,更关键是这种写参加各种运动会类型的书太少,国内比赛、亚洲比赛、奥运会;就如某书友所说这本书有点像几年前的那本《比赛风云》,比赛前后和比赛的爆发过程这种连贯性还是塑造出来了的,看的出来作者对田径这方面的资料搜集还是不错的。遗憾的是主角的挂开的太厉害了,破纪录破的太容易,而且更担心后续的剧情,因为看简介介绍主角将来要征战多个运动项目,而合理性来说将会失去支撑,什么全能之类的简直不能忍,那会就是我们的毒了。。。。嗯,目前还是可以看看的。

俗世地仙:200米的街道开11家网吧。按文中说法大概80台机子一家,一共880台。按开机率50%算,大概1万机时,按每人上两个小时算,一天一共有5000个顾客在上网。北大90年代本科一年招生两千多人,本科一共也就1万人左右,在校人数2万人顶天了。网吧开在北大门口,那个时代,除了北大学生,社会人士去上网的人数可以忽略。每天5000个顾客,平均每两天去一次的话,也就是说基本上所有的北大学生都跑去他那上网了。北大校长估计要直接开推土机把他的网吧推平。

命运的抉择:很久前看的了,本书让我记住了黑色柳丁这位对我来说是一书封神的作者。我不喜欢看小说里的男女情爱,女主孙露(还记得名字我这是真爱啊)恰恰用她“不似女人”的性格和思想打动了我。也许是太多作者笔下的女人柔弱、浅薄、虚荣、眼界窄了,让我都快忘了其实世界不是这样的,有很多杰出女性在思想上、性格上并不比杰出男性差什么,胸怀\u002F气度\u002F大局观并不是男性的专利,只是会把女性这一面写出来的作者太少了,或者说写出来也没多少人看到\u002F愿意去看。读者和作者们总是一厢情愿地去看\u002F塑造自己认为的女性形象,哪怕这种固定印象是狭隘的、片面的。

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

《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旨意一再改变,甚至要在子夜迎亲,可想而知,皇上的情况已经是十分危殆了。

懿旨下来的时候,龙展颜正在睡觉,被郭姑姑连忙从被窝里挖起来,睡眼惺忪之际被人丢进浴桶沐浴。

叶德柔即刻命人请好命婆入府为龙展颜梳妆,又请了京中出名的仪坊女子上门匀妆,这一折腾,龙展颜连晚膳都顾不上吃,饿得她前胸贴后背。

只是她也算是配合的,闭着眼睛任由她们摆布。

亥时左右,礼部尚书与齐王便到了。

宫中的仪仗队整齐地在府门口站着,放过鞭炮,总算是有几分办喜事的架势了。

由于子时便要入到宫门,接受内臣外臣命妇的拜见,所以,迎亲队伍一到,便要即刻出发。

只是,龙展颜却如何也不肯上花轿,她说了,父母养育她十六年,如今她出嫁,自然是要先拜别家人的!

君臣泾渭分明,所谓的拜别,其实就是龙府上下跪送她出嫁入宫。而龙展颜特意说明白老夫人最是宠爱她,所以,若老夫人不来,她便宁死不上花轿。

郭姑姑气得发疯,但是这时候也不能忤逆了她的意思,只得命人去通知。

龙长天与叶德柔虽不愿意过来,但是因着礼部尚书以及齐王在外候着,也不好叫他们看出什么来,只得带着全家老小在凤仪阁中准备送行龙展颜。

老夫人屋中早就听到消息,她没有想到临到入宫前还被龙展颜摆了一道,气得她一口鲜血几乎吐出来。

下人前来通知,她身边的嬷嬷打发了出去,说老夫人病了,不能起身,就不送别皇后娘娘了。

下人去龙展颜那边回了话,龙展颜也不多说,只淡淡地道:“祖母不来,我便不上花轿!”

郭姑姑一怒之下,对叶德柔道:“皇后娘娘既然下了命令,老夫人就是身子不爽,抬也得抬过来!”

叶德柔心中本已经憋屈得不得了,想着他们过来已经是给天大的面子了,却不料那龙展颜竟然异想天开想要老夫人亲自来送行,如今又听了郭姑姑的威胁,不由得也冷了脸。

“人伦天道,以孝为先,且不说婆母是皇上亲封的二品诰命夫人,就说她是皇后娘娘的亲祖母,祖母卧病在床,又怎好勉强?若传了出去,岂非教天下人痛骂?”

叶德柔出身簪缨世家,父亲又是朝中要员,嫁入龙府之后更贵为大将军夫人,之前一直对郭姑姑低声下气已经让她心头无比的委屈,如今见郭姑姑步步相逼,言辞上也多了几分冷凝。

郭姑姑怒道:“孝道在先,可到底君臣泾渭分明,如今又不是劳动老夫人做些什么,不过是前来送行,夫人怎就这般推三阻四?皇太后圣令在上,一切加速进行,如因夫人耽误了入宫的时辰,夫人是否可以背得起这后果?”

郭姑姑这话,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她虽是妇道人家,但是多少也知道眼前的情况。迎亲的吉时本定在明日午时,现在临时改变,想是龙体不好了,如果耽搁了,那殉葬的皇后,从何而来?

她瞧了一眼叶德柔那张凝寒的脸,不欲和她废话,扬起头对龙长天道:“既然大将军在此,一切,便由大将军操办吧,婢子是宫中的奴婢,本不该多事!”

换言之,但凡有什么后果,且由他们龙府一力承担。

龙长天阴沉着脸,一身将门威严气息尽露无遗,到底是在战场杀戮过的人,郭姑姑见他如此,也不禁心生寒意,退后一步垂首站着。

龙长天沉声道:“本将进去跟娘娘说!”

郭姑姑一愣,急忙伸手拦住,“皇后娘娘入宫在即,任何男眷不得面见,此乃规矩!”

龙长天阴冷一笑,“姑姑是伶俐人,当知道规矩有时候也是人定并且由人修改的,再说,规矩也是有针对性,至于咱们龙府这位娘娘,不必太讲究规矩了!”

说罢,拂袖进去。

郭姑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却不敢上前阻止,她知道,龙长天虽说之前对她礼待,但是,她却得罪不起他。

叶德柔阴柔一笑,阴阳怪气地道:“本夫人还以为郭姑姑是个聪明人,良禽尚且懂得择木而栖,姑姑怎就不懂这个道理?巴结这位皇后娘娘而得罪了龙府,姑姑就不怕后患无穷?”

如此露骨的威胁恫吓,叫郭姑姑惊出一身冷汗,确实,太子登基,还要依仗龙大将军,皇太后尚且要看他几分颜面,自己此刻怎好为了那即将赴死的龙展颜而得罪他们?

这般想着,她福福身子退下!

龙长天直接闯入了展颜出嫁的闺阁中,阿铜阿铁阻拦不住,只得也跟着进来。

龙展颜还没披红盖头,她坐在床沿上,扬起乌黑的眸子看着这位来意不善的“父亲”!

“将军!”吉祥如意急忙上前行礼,并且阻隔开他与龙展颜的距离。

龙长天厉声道:“滚出去!”

吉祥如意对视一眼,刚才郭姑姑可是吩咐过不许她们离开这里半步的,那现在到底是听谁的?两人一时也拿不准主意,只愣愣地站着不敢动。

龙长天一张脸上含满了冰霜,疾言厉色地道,“滚出去,不要让本将说第三遍,否则,即刻拉出去乱棍打死!”

吉祥如意到底是刚入府的丫头,哪里见识过龙长天的怒气,当下吓得瑟瑟发抖,连滚带爬地走了出去。

阿铜阿铁见此情况,有些怜悯地瞧了龙展颜一眼,也默默地退了出去。

横竖,龙长天不会杀了龙展颜。

龙长天细眯着眸子盯着龙展颜,无可否认,龙展颜已经挑战到他容忍的极限了,不管她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他只管出了心中这一口恶气。

“凭你也敢叫你祖母来跪拜送行?”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一般阴毒冷寒,明灭的光影照着他同样阴沉的脸上,显得可怖而狰狞。

一只大手裹挟着凌厉的风袭向龙展颜,在他的手掌将要触及龙展颜细长白皙的脖子时,眼前忽然寒光一闪,龙展颜竟横了一把匕首在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