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您的猎户夫君是权臣沈月儿沈老三小说怎么看?

小说:夫人!您的猎户夫君是权臣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柠檬奶茶

角色:沈月儿沈老三

简介:她是21世纪人人惧怕的王牌特工,却穿越到一贫如洗的农家女身上
不仅穷,还要照顾瘫痪的爹爹和弟弟妹妹…外面还有不断找事的极品亲戚
她只好扛起大旗,照顾家人,治好爹爹,斗极品,顺便再暴个富……
至于这个天天上门蹭饭的猎户……好歹是个美人坯子,拐回家当苦力!

书评专区

我在电影里修仙:我觉得作者写得主角有点短视,向日葵生产出灵气团,如果九叔人品真的和电影一样可以合作(当然可以隐瞒向日葵,单单说灵气团),相当于生命有了保障。而作者写出了一个瘪三的模样。说几个本人的小毒点,一,主角一直很担心任老僵尸,为了保命拿了500大洋就去拜师,还说“总不能冒然上门,两手空空,真当他是网络小说的猪脚呀!位面的气运之子呀!”。然而拜师不应该打听好师傅爱好什么的,然后什么拜师礼啊,体现人品之类。特别是师傅还不缺钱,法力又高强(主角的内心吐槽),作者自己也知道但是写的就是前后矛盾。如果是为了保命,办一个被鬼缠身的富二代求九叔贴身保护,再套近乎不更好吗。(拜师失败才想到请四目道长当保镖)

砺剑繁华:套路啊套路…………情节太平淡,看到27章终于看不下去了。

刺客猎人:好多虫子,各种各样的虫子。。。

夫人!您的猎户夫君是权臣

《夫人!您的猎户夫君是权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蛇确实是她杀的,沈月儿也确实是普通的农家女,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还要时时遭受恶毒奶奶的毒打。至于她为什么有杀死蛇的能力,却还要受到别人的殴打欺负,这一点我也想不通。”秦君澜皱眉道,“可能杀死这条蛇,只是她运气好吧!”

最后也只能这样解释了,可秦君澜心里始终感到很怪异。

那道致命的伤口,可不是凑巧那么简单。

“既然你这样说,我只能先接受了。但我也不能占小月的便宜。”白子墨说完,对着秦君澜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打开门就往外面走去。

秦君澜双眼微微眯起,眼里散发出危险的光芒来。

特意让王叔把十两银子换成一锭五两的银子,四两小碎银,一千枚铜钱,沈月儿脸上露出了一个轻快的表情。

给秦君澜五两,自己还剩五两,节省点的花,够家里几个月的花费了。

”小月,以后有什么野味,送到天香楼来,我给你最好的价。“白子墨快步走到沈月儿面前,满脸笑容道。

“谢谢少东家。”沈月儿脸上并没有太多惊喜的表情。

打猎并不是她想赚钱的唯一手段,解决了家里的危机,她还是想找其他的商机。

毕竟黑山危险重重,加上这具身子底子并不是很好,她不想太过冒险。

“还有,不要叫我少东家了,我比你大,叫我一声白大哥就好。”白子墨微笑道。

“白大哥。”有大腿抱白不抱,沈月儿一贯最是识时务的。

“以后有什么事,到天香楼找我。我不在了,王叔会帮你。”白子墨看着缓步走来的秦君澜,笑的更开心了。

秦君澜用白痴的眼光瞪了白子墨一眼,最后只说了两个字:“走了。”

看都不看沈月儿一眼,就往大门那边走去。

沈月儿连忙跟白子墨和王叔告辞,随后小跑地去追秦君澜。

白子墨看着一高一小的两个身影,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

沈月儿想要把怀里的银子给秦君澜,但看到已经走出了天香楼,外面都是人流,只能作罢。

跟着秦君澜的步伐,沈月儿有些吃力,加上肚子已经在咕噜咕噜叫,没走多久,沈月儿就开始喘息。

本想叫秦君澜走慢一点,之前走来他的速度并没有这么快,难道是有猎物承重的缘故吗?

说到猎物,秦君澜不是把野猪卖给天香楼了吗?

可并没有看到他到王掌柜那边领银子,难道他刚刚那么晚出来,是白子墨亲手给的?

沈月儿想的出神,一个没留意撞到了前面突然停下来的秦君澜身上。

摸着撞痛的鼻子,沈月儿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之前赶路那么急,现在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秦君澜用一副沈月儿很愚蠢的眼光看了她一眼,随后抬步往一边的摊位走去。

沈月儿讪讪地跟在他的身后,直到坐下后才发现是面摊店。

秦君澜叫了两碗肉丝面,并没有看沈月儿一眼,完全把她当透明人。

沈月儿只能闭上嘴巴,等肉丝面上来后,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面条很劲道,肉丝铺在翠绿的青菜上面看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开。

可等沈月儿吞下嘴里的面条后,胃口顿时消失了一大半。

缺乏调料的古代,真的很坑爹啊!

味精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沈月儿苦思冥想,最后才想起是二十世纪初。

虽然她很喜欢美食,也喜欢自己动手做,但她不是万能的,随随便便就能捣鼓研制出味精。

如果真能制作味精就好了,这样她就能轻轻松松赚到银子。

沈月儿垂头丧气地吃着面条,心里在一个劲地琢磨着怎么才能制出味精。

就算是不卖银子,也要为自己的胃多想想啊。

“不好吃?”

想的太入神,直到秦君澜的淡漠的声音传来,沈月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一碗面被她用筷子搅拌成面糊糊了。

“不是。”沈月儿讪讪地端起碗,快速地把面糊糊喝完。

在秦君澜起身之际,沈月儿先他一步把十文钱放在了桌子上:“老板,结账。”

“好咧!客官您们慢走。”老板满脸笑容地过来拿起十文钱,客气道。

秦君澜看了沈月儿一眼,并没有多说一字,架起板车继续赶路。

吃了一碗面,休息了一刻钟,沈月儿精神好了很多,力气也恢复了一些。

跟着秦君澜的步伐,半个时辰后就来到了秦君澜的茅草屋。

“这是今日卖蛇的银子,我们各人五两,你拿着。”沈月儿趁着秦君澜把板车推进院子里,把准备好的五两银子放在了院子里的木桌上,背起背篓就急急地往山下跑去。

秦君澜站起身,神色复杂地看着那锭银子。

沈月儿一路小跑地跑到山脚下,确定秦君澜没有追来后,这才松了口气,缓步往家里走去。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暗沉。

走进院子,沈月儿发现家里太安静了,就连原本应该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的沈星儿都不见了人影。

沈月儿心里莫名地感到一阵恐慌,来不及把背篓卸下来,急急地往沈老三的房间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爹……星儿……阳儿……我回来了!”

推开沈老三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沈月儿的心直往下沉。

出事了,肯定是老宅那边的人来了。

可是,沈老三怎么也不在房间里?

“小月,你赶紧去里正家,你爹带着星儿和老宅那边的人在里正家里。”周婶子急急地跑过来,喘息地对着沈月儿道。

“出什么事了吗?”沈月儿一把抓住周婶子,满脸焦急地开口问道,“那阳儿呢?”

被沈月儿用力地抓着,周婶子吃痛地闷哼了一声:“阳儿被你二叔打破了头,流了很多血,一直昏迷着……”

周婶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不见了沈月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