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战南天殷红穿越:王妃才是隐藏大佬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穿越:王妃才是隐藏大佬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骑驴漫风雪

角色:侯战南天殷红

简介:她是鬼手神医,一朝穿越,成了侯府又痴又傻的孤女
前有未婚夫要退婚,后有渣女姐妹欺辱……
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统统毁灭吧!
后来渣男前未婚夫厚着脸皮上门求娶……
她连眼神都懒得给,“来人关门,放王爷!”
治渣男这种事儿,还得专业人士来

书评专区

重生之科技巅峰:主角重生回到1987年的中国,获得吸收并可在元素级别上复制小物品的金手指,从此走上了吊打国外互联网及相关科技,给人类建立第二家园的道路。爽点包含芯片复制逆向工程,日俄间谍生活,提升军队战争概念,开创计算机公司,制造并利用超算工具推进科技发展,做互联网、航天飞机,直至建立月球基地等情节。让人耳目一新的有模拟现实游戏,“鸿钧”AI,偷原子建立世界的创新观念(但鉴于创作年代这类观点还是很新颖的)的提出。全文包含作者对计算机发展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的一些深思,既有积极方面的推动作用,同时通过攀科技逃离核冬天地球这一情节,隐含着作者对“核平”世界的隐忧。最后,情节略合理,单女主,无种马,完本,给个仙草。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进度最新章节,主角梦到父母,我知道是为了开新副本拉情节,但是主角实力现在已经算最顶尖一小撮人了,不说飞遁无迹,慢悠悠上路什么鬼?还不如来个书大卖人大火,被粉丝天天堵门,借口外出寻找灵感写续集躲清净好。而且中间野庙和路人大笑,描写是主角跟着大笑没有神仙风范,拜托,本来就是个得了金手指的屌丝啊。。感觉作者笔力有限,没有写出想象中的主角吧。还有一点,刽子手就刽子手,非什么刑者,主角姓孙的话是不是就是孙刑者了?

我从战斗余波中提取属性: 主角有一個超級大的金手指,行文相當流暢,劇情推進也快,主角在宗門中努力修練,並且與宗門連結甚深,致力發展宗門為宗門化解劫難,比起大部分修仙網小中烏煙瘴氣的宗門,算是清流。作者適時穿插各種搞笑橋段,相信如果電波對上,絕對會覺得是難得佳作。 然而,對我而言,一些搞笑橋段實在太尷尬甚至很噁心,諸如強取天才女性修士的肚兜、把速度很快的天才風靈體修士像狗一樣綁起來變成坐駕,看了只覺得不堪入目。

穿越:王妃才是隐藏大佬

《穿越:王妃才是隐藏大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再提醒你一遍,本郡主从无姐妹兄弟。”凌兮月强调。

谁和你姐妹情深?

“你——”

战歆儿被这一句话堵得,面色顿时涨红!

她怎么也没想到,凌兮月会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就算自己是庶出,那好歹也是长姐,再加上自己与离王殿下有婚约在身,未来还很有可能取代她凌兮月,成为太子妃!

“怎么,你一个庶女奴婢,还敢藐视皇威。”秋兰是时候火上浇油。

战歆儿银牙咬得咯吱作响,袖中的手松了又紧,踟蹰许久,终于还是提了提裙摆,恭敬跪下,一字一句似从牙缝中挤出,“民女拜见郡主殿下。”

她忍!

凌兮月看着面前一众,轻快一笑,“都起来吧,不必多礼。”

有人吐血。

刚谁说的要讲规矩?

这家伙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没说你。”见两府兵扶着战娉婷也要起身,凌兮月笑眯眯的三个字丢过去,那两个府兵惊得手一哆嗦,几乎是条件反射,直接就松了手,烫手山芋般丢下她。

战娉婷应声噗通跪在了地上!

“……”

众默。

战娉婷也傻了,尴尬至极的蹲坐在那。

凌兮月单膝半蹲靠过去,对上她懵逼的眼神,轻缓开口,“这第二巴掌,你记住了,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可就是护短,我的人就算自己杀了剁了,那都容不得别人动她一根汗毛。”

想动她的人,当她是死的啊!

战娉婷对着凌兮月那张笑靥邪异的‘鬼脸’,脸上表情几度变幻,双眸懵懂,嘴角瘪了瘪,最后竟“哇——”的哭了起来,像是个没抢到玩具的孩童。

是那种极为幼稚的哭法,恨不得满地打滚。

“呜呜……呜呜呜……”

鼻涕眼泪横流,哭得那是一个伤心。

欺负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为什么总是她挨打,好痛啊,凌兮月这死变态,怎么这么凶,都是上哪儿学的啊,反正丢脸丢到家了,她不要活了。

“呜呜呜……”

战娉婷完全没了形象,脸肿得像猪头一样,横手去擦,鼻涕眼泪糊得满脸都是。

“?”

这倒把凌兮月给弄懵了。

有这么惨?

至于吗!

若是大家听到凌兮月的心声,肯定齐齐回应:太至于了!

“呜呜,呜呜呜……”

说白了,战娉婷也才十六岁,其实也还只是个孩子。

“好了,差不多得了啊。”凌兮月嘴角狠抽了抽,眼神示意两个府兵,“把二小姐送回屋去。”

多大点事儿,不就打了两耳光吗,她都没怎么用力。

“不早了,都散了吧。”凌兮月伸个懒腰,躺回软榻,笑嘻嘻道,“不过倒是提醒了本郡主,一别这么多年,许多小时候的玩伴都快不认识了,只是本郡主刚回府,需要一些时日休息调整,熟悉熟悉,改日再请各位来府上喝喝茶,叙叙旧什么的。”

“是。”

“那就告辞了……”

众小姐公子们赶紧告退,几乎是连奔带跑。

叙旧?这傻子,不对,凌兮月要和他们叙旧?不会是想起小时候他们一起欺负她,整她那些破事儿了吧!那还是别叙的好,会死人的。

找场子不成,反被啪啪打脸,战歆儿自然也待不下去,转身离开。

“哦对了,忘说一事儿。”凌兮月忽的开口。

战歆儿脚上一滑,险些没站住。

凌兮月挑眉,等她站稳之后,才不紧不慢开口道,“既然人都来了,也免了差人去通知,待会儿记得将侯府这些年后院开支的对账簿送过来。”

战歆儿心脏咯噔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