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云舒顾临渊小说怎么看?

小说: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周小蝶

角色:云舒顾临渊

简介:穿越成了恶毒女人怎么办?
谢邀,想再死一次!
原主极品,好吃懒做,水性杨花,为了情郎竟毒害儿女,拳揍公婆,脚踹丈夫!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她只能硬着头皮,强行扭转局势——
我真的是个好人,崽崽们看看我吧!

书评专区

重生之传奇时代:这书金融知识挺多,就是主角利用金手指能力实在无脑,忽略这点可看。怎么说无脑呢?前世就研究过股市,升降都有点印象吧。傻子也知道最好就是别引发蝴蝶效应,蝴蝶效应越晚越好。结果主角先是自己下场,提前引发股市动荡,然后再按照自己记忆中的股市曲线去操作(有所参考,并非完全按照)。我就想问问,主角您是为啥?艹自己玩儿?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好书好书,挂虽然开的大了点,但是都市小说文字这么流畅,每个角色尤其是女人都写得活灵活现的还真少见。总体详略得当,配角能描绘的面目清晰,对比书里出场的路人,当背景板触发事件结果无论身份地位连名字都不会去写。文字非常老道舒适。改评分,阳痿文 给我死

文娱复兴:第一章男主魂穿过来,第一时间发出哲学三问并狠狠地摔了自己一巴掌(傻逼行为艺术?),然后自恋的赞美原主帅比吴彦祖高三分(描述的想吐),接下来就是一阵小白式恶心对话引出了女主。这样的第一章(后面二三章果然出现唱爱情买卖的毕业典礼)我表示我承受不起,吐血告辞。剧毒。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李月梅找好笼子,将五只小兔子放到里面。知知抓了一把青草,蹲在小笼子面前给小兔子喂草。

寒寒则是跟着云舒,她去哪里,他在后面跟着去哪里。

“寒寒,你一直跟着我,干啥啊?”

云舒将兜里的野梨子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

寒寒不说话,见云舒回屋,他才转身出去。

陪妹妹看兔子的时候,寒寒还一直转头盯着东厢房的方向。

云舒收拾床上被褥的时候,嘴角勾了下。

这小子,是担心她会跟孙氏走的吧,那小眼神里全是担心,还以为她看不出来呢。

李月梅忙着去煮饭,顾大河手法利索,很快就将兔肉处理好了。

除了两个大兔腿,其余的都扔了,顾大河还特意丢给了老黄狗吃一块肉。

见云舒从屋里出来,顾大河说,肉等晚上再吃。

云舒看到老黄狗嘴里嚼着的骨头架子,顿时明白了。

“行,那就先放着,等晚上我做烤兔肉。”

吃午饭的时候,顾小蓉才出来。

全家坐在桌子跟前,因为是仲夏,全家都在院子里吃饭,院子里有个梧桐树,枝繁叶茂,树下乘凉,吃饭也不热。

云舒带着俩小崽子,刚端起碗,突然听到大门口传来一阵声音。

抬头,便瞧见门口站着一个少年。

十二三岁,吊儿郎当的,身上衣服破破烂烂。

门口除了少年,还有五六个年轻人,都是跟他一样吊儿郎当,不务正业。

云舒瞧了下,眼前这人就是原主的小叔子顾长远。

长得人模狗样,但却不做好事儿,整天偷鸡摸狗,在村子里没个好名声,还总是带上一群所谓的好兄弟,去街上收保护费。

反正在全村人眼中,顾长远就是个恶棍。

人人避而远之。

“娘,饭做的多不,我几个兄弟还没吃。”顾长远说着,走了过来,低头看了下他们吃的饭,一脸嫌弃,“这吃的都是啥啊,一点肉沫都没有。”

“老四,你干啥去了,你都几天没回家了,这还是你的家不,快别跟外面那些人瞎混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懂得点事儿了。”

李月梅苦口婆心的说着。

“懂啥事儿?我不干这个我干啥?家里穷的叮当响,还不如我在外面吃的好。”

顾长远说着看了下云舒。

“咋,不是要跟人跑了,咋还不跑?”

啪嗒,云舒将筷子扔在了桌子上。

抄起树下放着的扫帚,二话不说,先打一顿。

“云舒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是我大嫂,我就不敢怎么着你,你惹急了我,我照样打你。”

“打我?自来长嫂如母,你打我一下试试?顾长远,你在外面鬼混影响的可不单单是你,还有我儿子我闺女,我儿子将来是要考状元。难道我儿子长大了,要被人指着脊背说,他有个混蛋流氓的叔叔?”

云舒打,顾长远躲。

门内,门外的人看热闹!

“你呢,你咋不说说你自己,你还想着卖掉寒寒跟知知,自己好跟野男人跑了。我告诉你,这是我大哥不在家,要是我大哥回来了,看我大哥不打断你的腿……。”

“还想打断我的腿,看我现在不先打断你的腿。”

在力气上,目前还没有谁能比的上云舒。

顾长远还处于发育中,个子不是很高,挺瘦。那头发梳的也不正经,额间还故意留下一撮毛。

现在被云舒满院子追着打,顾长远顿时火大,想反抗……

刚伸手,还没碰到云舒,咔嚓一声。

云舒一脚踹在了他腿上,顾长远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打我,还下那么狠的手……。”

“我打你咋了,我看你就是欠教训。”云舒说着,看向门口那几个趴在门上看热闹的家伙,“你们还在这里杵着干啥,都回家去,以后我发现你们再来找顾长远,我连你们都打。”

“泼妇。”

“悍妇。”

“顾长远可真倒霉,摊上这样一个嫂子。”

门口的人见云舒一扬扫帚,立刻跑了。

顾长远眼神愤恨的盯着云舒,“你凭什么打我,我跟你没关系。”

未等云舒说话,李月梅先骂了句,“活该打你,就该治治你。你嫂子咋就不能打你了,我跟你说,你嫂子是你大哥的媳妇儿,我看打你都是轻的。”

顾大河端着饭碗,看着顾长远,一点都不心疼。

可算是有个人能揍顾长远一顿了。

他还乐的有人管。

知知则是跑到了顾长远身边,伸手,往上拉了下。

“四叔,我娘现在可好了,你别欺负我娘。“

“滚开,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顾长远平时对知知寒寒也不错,可现在在气头上,伸手就把人给推开了。

这下,可惹着云舒了。

“顾长远,你个混蛋,你打知知?”

上去就是一巴掌,打的顾长远的心肝肺都要被呼出来了。

“泼妇,你是个泼妇,原来你之前都是伪装的。”

这个泼妇,打人可真疼啊。

“我就是泼妇怎么了?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欺负知知一次,我就揍你一次。只要你还回这个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不往家里交钱,就别想吃饭。”

“那你呢,你吃我家的、穿我家的、花我的家,你还有脸说我。”

的确,原主之前,跟顾长远,俩人不分上下。

都属于极品人物。

“我现在就能给钱。”

云舒说着,快去回屋去了,从枕头下,将一个钱袋子拿了出来。

直接走到院子里,把钱拿了出来。

“这是我之前要账的钱,除去我跟知知寒寒在镇上买东西后的花销,还剩下这么多,我现在全交给娘。”

李月梅看着那三两银子,手还是有点激动颤抖的。

“咋那么多钱啊。”

寒寒沉稳的来了句,“是娘要账回来的。”

寒寒没说,将还将那个老婆子给揍了一顿。

虽说娘现在的脾气暴躁,还喜欢揍人,可他就喜欢现在的娘。

现在的娘,只揍别人,不打他跟妹妹了。

“娘,这个钱您收着,我跟寒寒知知吃喝在家,这个钱,也该交的。”

“舒娘,这钱你自己收着,每逢集市,你喜欢吃啥就买。咱家穷,给不了你多少,你别嫌弃。你自己多少钱,爹娘也不眼馋你的。”

“这个钱您收着。”云舒话不多,直接把钱放到了李月梅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