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扶熙沈听澜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秋流萤

角色:徐扶熙沈听澜

简介:千金娇花一夜落魄,怎么办——放下身段,艰难求生?
nonono!一个温室倒了,咱再找一个不就行了?!
他,商界霸主,帅气多金,清冷禁欲,首选的高质量温室——
喂!说好的玩游戏,沈总可不要当真哦!

书评专区

我的工作是花钱:不怎么样,钱的来源设定模糊不清。买车回家炫耀太高调,为了喝酒用积分浪费。积分可以换黑科技,挂太大了。

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无cp的,不用担心女主恋爱脑。变异灵异无限流,女主又聪明又莽,特别机智,特别社会,特别爷们儿,第一个副本是校园霸凌,第二个是老年人收藏品诈骗,第三个是乡村吃绝户,看得出来作者写故事很用心。目前打分四星,虽然还是幼苗呢,但是很值得一看,推一把……唉,自从优书网改版之后就基本没登录过,手机浏览器页面太乱了。

影视世界里的魔法师:一年级时所有角色还算正常,等主角二年级了剧情突然彻底暴走。连男主都跟个二傻子一样还能指望其他人智商在线?个个傻fufu的不忍直视。崩也好歹入了v再崩啊,50章就开始崩也太奇怪了吧

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

《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何慕白问了人简单的情况,就收拾东西过去。

徐扶熙烧到了39°,做过了简单的退热处理,她额头贴着退烧贴,只是,睡得沉,怎么都叫不醒,没办法吃退烧药。

她许是热,把被子掀开,女人凹凸有致的线条暴露无遗。

男人见了,必然会心猿意马。

沈听澜上去替她盖好了被子。

她其实很瘦,只不过该发育的地方,发育的很好。

她蹙着眉。

小小年纪,倒是愁绪不少。

裤袋里的手机响起。

是李洋打来的:“沈总,你回去了吗?有几份文件需要你审核签字。”

离开卧室,沈听澜在客厅沙发坐下,他嗓音微沉:“把文件拿来蓝色海岸酒店。”

李洋不敢过问老板的私事,怎么吃个饭,吃到入住酒店了。他记得,老板对于这桩婚事,热衷不高,他一向有自己的主张,若是不想,没人能够让他改变主意。

“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徐扶熙的手机跟着响起。

是薛琪琪打过来的,徐扶熙生病,她很不放心。

手机响了很多次,沈听澜便擅自主张的拿出来,点了接听。

“扶熙,你怎么还不回来?”

“明天我会叫人送她回去。”

薛琪琪呼吸一窒,她虽然没见过沈听澜本人,但是,他的声音,在网上看过他的视频里听到过。

低沉悦耳。

“扶熙她没什么事吧?”

“在挂针水。”

“麻烦沈先生照顾我们家扶熙了,她今天生病,我本来不肯让她出门的,但她非要见你,我也没办法。”

“你应该多劝劝她,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做无意义的事情上。”沉沉的嗓音给人极致的压迫感。

薛琪琪讪笑了下,“徐扶熙倔,她不听我的,沈先生,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秒挂电话。

跟大佬讲电话,压力就是大,扶熙是怎么做到在他面前从善如流的。

出了卧室,沈听澜拿出一根烟,默默地抽了起来。

何慕白来的挺快,手里拎着医药箱,高挺的鼻梁,夹着金丝框眼睛,温润斯文,谦谦君子。

他见到了沈听澜口中别的女人,很漂亮,还年轻。

“这小姑娘,几岁?”

“20.”

何慕白一边检查她的情况,一边说:“跟你差了十岁,不过倒没什么,才十岁。”

沈听澜瞥了他一眼:“你还学会开玩笑了。”

“就看你怎么想了。”何慕白笑说,这个女孩,沈听澜肯定不讨厌,否则,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还让他来给她看病。

“她叫什么?”

“徐扶熙。”

何慕白想起什么,恍然大悟:“所以,她就是森钰最近看上的那个女人?”

沈听澜恩了一声。

“这姑娘长得那么漂亮,还是别给他祸害了,浪费。”何慕白言语间,是对罗森钰的嫌弃,他直接给人挂了针水:“药我放在桌子上了,等她醒来,叮嘱她吃。”

“麻烦你走一趟了。”

“我两什么关系,用不着这么客气。”

挂了针水后,两人到外面坐着聊了聊,何慕白忽是感慨了一句:“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又到了之问的忌日了。”

沈之问,沈听澜的二哥。

六年前,和妻子元薇死于一场绑架案,留下一个女儿沈素素。

沈素素,比沈月瑶还小一岁。

出了这件事没多久后,元家把沈素素带离南城,在德国生活。

“如果当年死的是我,该多好。”他苦笑。

何慕白当年也人质之一,只是,只有他活了下来。

沈之问第一个救的就是他。

等他再回去救元薇,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坠入大海,尸骨无存。

沈听澜沉默。

“听澜,你恨过我吗?如果不是我——”

“即使没有你,也会有别人,你不用愧疚,过好自己现在的生活,就是对我二哥最好的回报。”沈听澜打断他。

何慕白失笑了下:“哪敢不好好活着,只是辛苦你了,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大的压力。”

沈之问去世以后,寰宇集团内部是最混乱的时候。

沈董事长年事过高,即便是亲自回来坐镇,依然是心有余力不足,而大儿子沈盛元在经商方面的天赋平庸,根本没办法上位掌控大局。

沈听澜作为沈董事长的小儿子,因为一次争吵,沈董事长把小儿子赶出了沈家。

沈听澜大学的时候自己就在外面创业,不依靠沈家分毫,白手起家,在自己事业最巅峰的时候回了寰宇集团坐镇。

这几年间,他公务繁忙,两家公司的决策和经营全落在他手里,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休息。

哪里有罗森钰他们那么顺风顺水,事业稳步发展,还有时间到处玩女人。

正因为如此,沈听澜声名大噪,在商界,人人都怕这匹年轻的黑马,普通人眼里,他就是南城商圈里的一代霸主。

三十而立,一眨眼到了该成婚的年纪。

他故而转移了话题:“你今晚要留下来?”

沈听澜望了一眼虚掩的卧室大门,微微颔首。

夜幕笼罩整座城市,是霓虹灯让这座城市看起来格外的温暖。

何慕白走了后,李洋拿着文件来了。

他放桌子上,跟着沈听澜聊了一下生意上的事儿。

里头,传来女人的咳嗽声。

断断续续的传出来。

他一下子就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了。

不是宋漫, 而是徐扶熙。

说起来,徐扶熙最近出现在他们沈总面前的几率,是大大增加。

总觉得,以后或许亦会如此。

“东西放下,你回去休息吧。”

李洋点点头。

他走后,客厅只剩下沈听澜,轻薄的苹果笔记本打开,放在那儿,他翻开文件,心无旁骛般的处理起工作来。

徐扶熙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她在挂了针水后,已经退烧了。

口实在很渴,她便醒了过来。

环境很陌生,像是在酒店的套房里,她的记忆停留在摩天轮那里。

旁边桌子上,放着一杯温水,以及感冒药。

她看到了蓝色海岸的标志,所以,她被沈听澜安顿在了这里,还给她找了医生过来看病。

她要爬沈听澜的床是半年前就有的心思,先前一直没有机会,有了机会后,却得知他要跟别的女人联姻,还是赵兮绾的表姐。

沈听澜这个男人,看似有情,又薄情。

他放纵她的小把戏,却怎么都不肯和自己玩。

徐扶熙倒是很爱惜自己的,拿起药,顺着水就吞了下去。

她翻身下床,去了趟洗手间做了简单的洗漱。

凌晨六点,天好似要亮了,天翻鱼肚白,高楼大厦的轮廓逐渐清晰。

徐扶熙把药放进包里就想要离开,经过客厅的时候,发现,她本以为已经离开的沈听澜,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男人身上就盖着轻薄的毛毯,长得高,沙发容纳不下,他睡的好似并不怎么舒服。

桌子上,放着签好的文件,还有一瓶酒。

徐扶熙轻手轻脚的上前,捡起掉了大半的毛毯,轻轻给他盖回腰上。

大好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不做点什么好像浪费了。

沈听澜衬衫领口开着,闭着眼沉睡的男人少了那份压迫感。

徐扶熙俯下身子,红唇凑到他耳边,兀自道:“沈听澜,你照顾了我一晚上,我是不是该回报点什么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