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盛宠:娘娘她真能听到陛下心思宋姑姑安静小说怎么看?

小说:后宫盛宠:娘娘她真能听到陛下心思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秦楚

角色:宋姑姑安静

简介:她好歹一新世纪大龄白富美,意外出了车祸,还不小心穿越了
可,哪有人会刚穿过来就要被捂死的???真就大冤种呗!
还算老天有眼,让她又活了过来,还很给力地,多了个读心术
这可是个好东西哇~等选秀结束出宫,她就是虎归山林,无人能敌了!
然而,公公却拿着圣旨登了门——
她?进宫?要给皇帝当小老婆?
这皇帝分明就是跟她八字相冲啊!

书评专区

仙府长生:干干巴巴的纯粹凡人流,无论剧情设定配角人物一点儿创新都没有,本来也能三星干草的,可十七章下来,主角或者说作者描写的主角两世为人,见个女的就硬,注意,是真的见个女的就硬,每一个。我寻思你都憋这样了,要么就去青楼逛逛吧,虽说食色性也,但至于吗?见一个硬一个?正常来说不得脑子先想,然后身体反应?看得出,作者虽然喜欢“硬了”,但还是想写出韩老魔的人设,所以我有如下建议,干脆换个角度把这能力当第二金手指,鉴女利器,去隐藏身份的拍卖会挨个凑近点儿,硬了就心中有数,然后根据弟弟指挥,一路各方向试探硬不硬,追踪个百八十里,最后杀人夺宝,火球焚尸,可谓完美的韩老魔行径~

汉阙:新番的每一次起航,都能带给我惊喜,在熟悉的历史长河里,找到那些被忽略的关键节点,然后切入!昭宣时代,无疑就是这样的历史节点,熟悉而又陌生,它上承西汉最鼎盛的武帝时期,下衔‘穿越者’王莽的新政,夹在两者之间的昭宣中兴,显得不太起眼,但这却是汉王朝从兴盛转为衰亡的关键节点,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78年),度过武帝末期最艰难的十年,国力回升,我们的主角来到了戈壁一座驿站,且看他是怎么力挽狂澜,让我大汉帝国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吧~ps:看了两章,保持高水准,细节出色,主角机智大胆,有勇有谋,是个能成事的料~暂时给个四颗星,期待下~

费伦的刀客:太监了,所以给粮草,又是国术高手,延续龙蛇的国术体系,在费伦世界主角修习国术,成了化劲宗师,于是主角NB了;整个人进化成了人形凶兽,用食人魔刷桩练功,战过冰霜巨人,杀过黑龙,宰过几条白龙,圣者浩劫时甚至连洞穴之神都惨遭他毒手,堪称费伦非人类生物杀手,主角还是个妹控,喜欢他那蠢萌的妹妹,禽兽啊。

后宫盛宠:娘娘她真能听到陛下心思

《后宫盛宠:娘娘她真能听到陛下心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外面的声音顿了一下,又响了起来。

很好,顾绵绵怒极反笑,光脚跳下床,走到窗户边,凝神去听。

【吓死她,最好把她吓尿了,看她以后还有没有脸在宫里混了!】

这个声音简直是太熟悉不过!她推开窗户,微笑:“好玩吗?!”夜色下,她笑的有些恐怖。

“啊!”窗前装神弄鬼的人尖叫一声,扭头就跑。

顾绵绵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背影,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好啊,既然你喜欢大半夜的玩游戏,那我就成全你!

不远处的窗户忽然悄悄推开一条缝,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这边,在月光挪过来的时候,又悄悄隐入黑暗。

……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她惊慌失措的冲进房间,觉得不安心,又特意拿了椅子堵门,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大晚上,你干什么呢!”春秀嘟囔着翻身。

她咽了口唾沫,爬到床上,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好一会,外面依旧静悄悄的。

呼,吓死了,既然没追过来,那就是说顾绵绵不知道是她!

紧绷的心神松懈下来,打了个哈欠,她被子一裹,没一会就睡着了。

呼吸声此起彼伏的交错着。

打开的窗户,忽然被人用手撑住,她翻身跳进来,灵巧轻盈的如同一只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

翠屏睡梦中,隐隐觉得不对劲,有一只冰凉的手在摸她,冻得她鸡皮疙瘩争先恐后的冒起来。

【什……什么东西!】

呼,脖子后面凉风吹过,冻的她毛骨悚然,全身僵硬不敢动。

【有鬼……,救命,有鬼!】

“翠屏……”

【呜呜呜……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没害过你,求求你不要缠着我!】

“翠屏……”

“翠屏……”幽幽森森的女声仿佛从地狱传来,犹如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层一层的紧紧缠绕着她,试图把她拽入地狱。

[呜呜……我不想死!]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整个人惊恐绝望,哆嗦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怕鬼怕的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勇气去装鬼吓唬她。

顾绵绵收回手,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好玩吗?”

翠屏紧紧闭着眼,满脸是泪的摇头,“不要缠着我……”听到顾绵绵的声音,脑袋一激灵,猛的觉得不对,试探的睁开双眼,惊愕的瞪大眼睛:“怎么是你……”

顾绵绵斜眼瞥过一眼,“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刚刚的绝望害怕还残留在脑后,一想就汗毛直立,她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缩到墙角,生怕挨揍,“你……你想怎么样?”

“你可以再试试啊,反正我有耐心陪你玩!”顾绵绵挑眉,笑的诡异又古怪。

哇!翠屏险些一声哭出来,“呜呜……,我知错了……”

顾绵绵轻哼一声,大摇大摆的从窗户翻出去。

外面,月色明亮,犹如银丝铺地。

打开门,她眯眼睛打着哈欠往床边走去,忽然头皮一紧,察觉到身后不对,往前一扑,就地一滚,躲过对方手里那根长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