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高冷前夫又又又在吃醋了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高冷前夫又又又在吃醋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陌陌321

角色:乔瑜林青

简介:都说七年之痒,可他们的婚姻不曾有过半分温情;
终于离婚,她才知道天地任逍遥的滋味有多爽,何必在个冷男人身上浪费青春?!
她放飞,她张扬,她天天和各界大佬炒绯闻;
他后悔,他吃醋,他天天扒着手机找她消息……

书评专区

最强轮回大佬:8.16期三江,干粮-主线混乱,看上去就是几个副本凑一起。主角是轮回世界里的NPC,玩家则是要拍电影。我个人感觉有点恐怖,因为恐怖所以额外加分。二星半!个人能看。

武者之道:偶的作品= =

斩龙:目前看到270章,我原以为这本书如同废土一样都是无脑YY文,但是我错了。大部分打一星的都没我看得多。这本书里的明末是我看过所有网文里最真实的明末了,书里描写的底层人民,生活如同地狱,没有知识文化,而且有着自己的小聪明。一个叫毛阿大的木匠,自己得了一个饼,自己全吃了,一点都不分给老婆,他老婆身材矮小,头发如同狗窝,衣服破烂,眼神空洞,之后毛阿大做了做工的小队长,按照网文或者世人习惯来说,应该就是好吃好喝,然而毛阿大直接把他老婆丢到乱葬岗等死,还把自己儿子卖给鬼修做傀儡。当主角让已经成了鬼的母子相认时,我不争气的哭了。这本书里的明末太真实了,真实到我觉得恐怖,我越发理解毛爷爷的三座大山

高冷前夫又又又在吃醋了

《高冷前夫又又又在吃醋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七章 人家要追我,我也拦不住啊

乔瑜明显就是一个窝里横,平日里“许洲远这个狗男人”说得倒是挺顺溜的,可一旦真的碰上正主了,她是一点儿骨气都没有,“啊,琼姐叫我,你们聊,你们聊!”

说着,她人直接就走了,剩下云苏一个人对着一脸隐忍着怒气的许洲远。

远离了战场,乔瑜又抵不过自己的八卦,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许洲远那张黑沉的脸之后,她难得生出了几分抛弃云苏的愧疚来。

天啦撸,许洲远应该不会动手打女人吧?

云苏看着跟前的许洲远,笑了一下:“好啊。”

她勾着唇,跟他出了夜宴,两人站在路边上的灯下。

云苏刚从舞台上下来,鬓发有些凌乱,脸颊微微泛着红,那双桃花眼微微含笑看着他。

昏黄的路灯下,许洲远才发现,今天的云苏莫名地多了几分以往没有的张扬。

结婚三年他很少关注她,对一个拜金又看不清楚自己地位而痴心妄想的女人,许洲远觉得多看一眼都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但偶尔一两次回许家,匆匆一瞥,她看过来的眼神都是温顺柔软。

而现在,她肆意散漫地看着他,那双桃花眼里面装着光,盈盈艳艳,却透着几分冷:“许总想说什么?”

许洲远心下更加烦躁,开口的话冷酷刻薄:“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那就是没有任何关系了,不管你跟谁在一起,我这个前夫都管不着。但是我们今天早上才离的婚,虽然你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但我不想无缘无故戴一顶绿帽子。”

云苏又被泼了一盆冷水,心下微哂,抬手拨了一下脸侧的长发,“可是人家要追我,我也拦不住啊,许总。”

说着,她轻笑了一下:“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我嫁给你三年,天天在你们许家孝敬公婆、打理家务,你与其担心别人会觉得我给你戴绿帽子,你不如担心一下你们许家人蹉跎儿媳的名声传出去了,以后你该怎么娶个门当户对的名媛!”

浪费了三年的大好光阴,云苏现在是连一秒钟都不想再浪费在许洲远这个男人身上。

“那天的话,梁秘书应该带到了,既然离婚了,我们就是陌路人。”

她看了许洲远一眼,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嘲讽他。

云苏转身就走回了夜宴,许洲远站在那路灯下,脸阴沉的吓人。

看着云苏的背影,他微微皱了皱眉,百般克制才压下心头的怒火。

明明是她自己不知死活一头撞进来的,现在却又装得委屈巴巴,许洲远只觉得可笑,也觉得自己好笑。

大晚上的他在家睡觉不好吗?

非要跑来这里自取其辱,他也是真的,闲来无事。

口袋里面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许洲远敛了眉眼,伸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黑眸一动,“有事?”

“阿远,我不小心跟人追尾了,对方好凶,你,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我害怕!”

电话那头的温知语尾音发颤,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

许洲远冷着脸:“我让梁枫过去一趟。”

“梁秘书过来也可以,只不过我哥今天把那个人的资料给我了,你如果方便过来的话,我一并把资料给你,可以吗,阿远?”

许洲远看了一眼夜宴那五光十色的牌子,沉默了一会儿:“在哪里?”

“知春路岔口。”

“嗯。”

挂了电话,许洲远却没有马上车。

他重新进了夜宴,沈羡之和季成文两人看到他回来,都有些惊讶,故意问道:“阿远,你怎么来了?”

许洲远冷冷地斜了他们一眼:“云苏呢?”

季成文悻悻地摸了一下鼻子:“走了啊,一个大帅哥来把她接走的。”

季成文话刚说完,许洲远脸色更难看了,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夜宴。

“啧。”

看着许洲远背影,沈羡之轻叹了一声:“不是都离婚了,他怎么还管那么宽啊?”

季成文耸着肩:“男人奇怪的占有欲?”

“谁知道呢。”

离都离了,许洲远还有什么置喙人家的权利。

黑色的商务车里。

云苏揉着太阳穴,乔瑜给她递了两杯鸡尾酒,她没注意,一下子就喝了,这会儿酒劲上头,有点难受。

后座的乔瑜被林景程摁着,跟个小鹌鹑似的,抖都不敢抖一下。

车厢里面倒是安静,车窗外的灯光影影绰绰,云苏想起十多分钟前许洲远的那些话,心跟被人按了根刺进去似的,隐隐作痛。

原来他还怕自己会戴绿帽子啊,她还以为他什么都不在乎呢。

商务车先停在云苏的别墅门前,林景程说送她进去,云苏挥了挥手:“别了,你还是管管你们家乔瑜吧,主意都打到我的身上来了。”

林景程笑了一下:“你不由着她瞎闹,她敢吗?”

云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行了行了,你们赶紧从我眼前消失吧,我今天刚离婚,看到成双成对的就烦。”

“那我们不碍你眼了。”

三人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已经不是“朋友”一词足够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认识这么多年,乔瑜和林景程都了解云苏。

她不喜欢别人可怜同情她,离婚而已,没几天就能过去了。

进了别墅,云苏给自己泡了杯蜂蜜水,可人坐到沙发上,她就一直盯着那桌面上的蜂蜜水。

盯着盯着,眼泪就这么流出来了。

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她从小到大就是天之娇女,长相、学习永远都是最拔尖的那一个,就算是家境平平,她一路成长也都是众人眼中的焦点。

如果没有许洲远,她或许也跟乔瑜他们一样,在自己喜欢热爱的领域里面发光发热。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十五岁那一年许洲远救了她,她以为是救赎,却不想是另外一个深渊。

如今她终于爬出来了,那她就不会再让自己跌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