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甜软囡囡六岁啦:全民沉迷养女儿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甜软囡囡六岁啦:全民沉迷养女儿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烧鱼成喵

角色:夏萱苏绵

简介:【团宠+甜爽+重生+养成】怀揣音乐梦想的苏绵,重生为不受待见的农村小丫头,只要犯错便会挨打
三金影后夏萱的到来,她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野丫头,是影后家的小公主徐梓棉
唱歌好听,演技自然,还会做甜品的小棉花,是爸爸妈妈、两位哥哥的心尖宝
直到小棉花参演的第一部戏播出后,他们愕然发现,一夜间多了百万争相着唤小棉花女儿,各种宠小棉花的人
问路人今年收到最好的礼物是什么,大部分人会告诉你是女儿小棉花!

书评专区

都市圣骑录:趁着河蟹的东风,作者停止灌水来了个大结局。难道说岳不文这次还做了点好事?

从恋爱提示开始的东京生活:烂梗多,节奏慢,爽点不足。喜欢这种类型的可以看。

黄金渔场:最近好像这种享受生活的种田流比较卖座,在某点主站,老书虫们年纪大了,心累。加拿大的海洋世界,有趣新颖。

甜软囡囡六岁啦:全民沉迷养女儿

《甜软囡囡六岁啦:全民沉迷养女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只见环抱双腿的徐梓棉,猫儿般缩在沙发里,看着无声的电视节目。

徐瑾铭心里一酸,浑然不是滋味。

回想着和妹妹的对话,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太过决绝无情?吓得妹妹即使看电视,也只敢把声音调到零,唯恐打扰到自己。

徐梓棉眼神瞥到下楼的徐瑾铭,疑惑道:“铭哥哥是饿了吗?”

徐瑾铭坐到徐梓棉身旁,犹豫了几秒,还是将软软糯糯的妹妹抱坐在自己腿上。

薄唇张了张,声音略微带点沙哑地问道:“看电视怎么不开声音?是……是我吓到你了吗?”

徐梓棉摇了摇头,乖巧回答道:“我看的这个,没有声音也很好看。”

徐瑾铭转向电视机,发现电视里播放着的是动物世界。

想着妹妹才六岁,她看的不是动物的科普,而是各种憨态可掬的动物,的确没有声音也行。

但不可否认的是,妹妹之所以将声音调到零,还是自己回屋前留下的话过于严厉。

徐瑾铭捏着妹妹瘦骨嶙峋的胳膊,想必她丢失的两年,过得并不好,习惯了战战兢兢的日子。

妹妹是怕引起自己的不快,被赶出家,再次沦为孤单的一个人吗?

满心的歉意充斥着徐瑾铭,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他慢慢收紧双手,感受着妹妹温暖的体温。

“哥哥?”

徐梓棉察觉到哥哥身畔萦绕的悲伤情绪,伸出小手回抱住哥哥。

徐瑾铭不会用华丽的辞藻表达心中的愧疚,他想对一个人好,只会用行动来表示。

他挽起肥大的衣袖,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笑着说道:“十二点了,小棉花你吃面条吗?或者我们点外卖?我做其它菜不行,网站鸡蛋面倒是一绝,尝尝?”

徐梓棉欣然点头应道:“好!”

久未下厨的徐瑾铭,煮起面来竟有点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做好两碗热和的网站鸡蛋面,眼神期待地注视着妹妹,紧张地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徐梓棉挑起面条,呼了呼,卷入嘴里。

汤汁裹着面条,有网站的酸甜,还有鸡蛋的鲜香,美味在舌尖跳舞。

这碗热面虽然简单,却处处透着徐瑾铭的心意。

徐梓棉竖起大拇指,眼里闪烁着耀眼星光,赞叹道:“好吃!”

得到妹妹的认可,徐瑾铭缓缓呼出一口气。

坐到妹妹对面,也开始享用面条。但比起碗里的食物,他觉得单是看着妹妹享受美食的表情,便足以吃饱。

吃饱喝足的兄妹俩以同样的姿势瘫倒在沙发上,偶尔对视一眼,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不约而同嘿嘿傻笑两声。

徐梓棉打了个哈欠,眼眶里溢出两滴倦意的泪水,问道:“哥哥是在写小说吗?”

她想了解自己的哥哥。

在妹妹还没丢失前,他便开始写。不过妹妹那时年纪尚幼,想必也记不住事。

“嗯,写了快四年了。”

“哇!”徐梓棉惊叹道,“铭哥哥好厉害!写的是什么故事呢?”

徐瑾铭想着反正也没写作的思路,不如陪着妹妹,讲故事给妹妹听。

“我写的第一本小说是《神探·妄言》,男主商妄曾经是名警察。女友失踪后,商妄追逐犯人一年,最后只寻到女友的尸体。商妄因此一蹶不振,选择了隐退。”

《神探·妄言》!!

徐梓棉当然知道这本小说,在她读高中时,班上男生几乎都在看这本小说,经常能听到他们讨论剧情。

可惜她那时将课余时间全部交给了音乐,并没有看过这本小说。

没想到竟然是铭哥哥所写!

徐梓棉顿时产生莫大的兴趣,追问道:“然后呢?”

看着妹妹眼里的好奇,她是真的对自己写的小说感兴趣!

徐瑾铭也来了兴趣,环绕住妹妹,让妹妹的脑袋可以枕在自己胳膊上,“三年后,商妄接到一封神秘来信,对送信人的惊鸿一瞥,侧脸很像自己的女友。”

“但他能肯定,三年前寻到的尸体,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女友!”

……

徐瑾铭本就是写小说的,讲起故事来跌宕起伏,十分有趣。

最主要的是小听众听得非常入迷,使得徐瑾铭讲故事的兴致激增。

看着妹妹渴望的双瞳,徐瑾铭恍惚间想起了自己写作的初心,不就是想将心中的故事呈现给读者吗?

可不知何时,他的初心变了,变成了为了写而写。

回想着正在写的《天墓·行渊》,故事线早已背离了他的初衷,变得四不像,怨不得读者吐槽无聊。

枯竭的灵感源泉,鲜活的泉水重新涌入。

徐瑾铭眼里爆发出无限光芒!

他激动地一把抱起徐梓棉,带着妹妹转了几个圈,眉眼弯弯笑道:“小棉花,你简直是我的灵感女神!”

徐梓棉不知道徐瑾铭刚经历的心路历程,她只是单纯为哥哥高兴道:“铭哥哥想到更有趣的故事了吗?”

“是啊!”徐瑾铭迫不及待将脑海里浮现出的故事记录下来。

不忍心再将妹妹一个人留在客厅看无声的电视节目,徐瑾铭将妹妹抱进了自己的卧室,放在小沙发上。

徐梓棉好奇地探头看着哥哥的房间,整体是清爽的淡蓝色。

花瓶里插着的鲜花娇艳欲滴,看来妈妈经常换着花,一定是期盼着儿子能常回家。

徐瑾铭拿着几本书和一条小毛毯走回徐梓棉身旁,抖开小毛毯盖住妹妹的身子,将书本放到妹妹身侧,蹲下身嘱咐道:“想看什么书,自己去书柜找。”

“好!”

徐梓棉乖巧地应道,随意拿起一本书,发现是画本。想来是哥哥顾虑她还未识字,特意为她挑选的书籍。

伴着妹妹翻书的声音,徐瑾铭指尖在键盘上飞舞起来。

他已经知道自己进入的误区,决定从第一章修改起,重新开始!

毫无停顿地修改完前十章,徐瑾铭只觉得浑身酣畅淋漓,灵感还在源源不断冒出,催促着他继续往下写。

他将新的前十章上传,并将新编辑的评论置顶: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将暂时停更,重头打磨剧情,请大家期待全新的《天墓·行渊》!】

不愧是幽冥大大,刚一发布,便有评论冒出。

“看了新的前十章,这是修改吗!?这难道不是重写吗?!”

“啊啊啊!!看完了新的前十章,开始期待后续故事了。”

“这才是我最爱的天墓系列啊!”

“幽冥大大是发生什么了?前十章的前后对比,完全像换了个人。”

徐瑾铭笑着回复道:【因为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灵感女神!】

回复完的徐瑾铭,看向妹妹,眼里满是脉脉温情。

徐梓棉似有所感,抬头回望着哥哥,露出甜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