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平赵小城九号交易所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九号交易所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长生的小长生

角色:陈希平赵小城

简介:陈希平继承了一间无所不能的当铺,从此却打开了世界的另一面
地府与人间重叠,恶鬼入侵,人间即将化作炼狱……
靠着交易就能变强的当铺,他游走于人世与地府之间,渐渐揭开一幕幕隐藏的大局之下,随时足以倾覆世界的大秘密!
他是新时代的救世主,也是旧时代的终结者……
他颠覆了世界,也挽救大势天倾……
他无所不能……

书评专区

万历新皇:女作者没什么问题,穿越在网文也是家常便饭,但何必要异性穿越?直接写个男性穿越男,女性穿越女不好吗?一碗白米饭非得和泥进去

原初猎人:随随便便tj的态度真的可怕,但文笔和氛围真的不错,说实话还是有看点的。另外,我居然在这本书里磕到了cp?果然留白和tj才是塑造好cp的办法啊,描写越少前途越渺茫,油腻感才会越低。神烦狗粮文,唯愿那些虐狗的情侣统统be

白骨大圣:死人沾地,活人娶尸,老狗刨坟,吃活人饭,阴人问路

九号交易所

《九号交易所》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陈希平木讷的点点头。

此时此刻,他也有些不相信自己方才的经历了,实在是太过魔幻了!

一个鬼,竟然帮助自己走出了鬼打墙!

这怎么可能……

赵小城想了想,忽然道:

“行了行了,别想了,咱们先回去,先离开这里,没准是你这段时间太晦气了,所以才会碰见鬼,这段时间就别出来了。”

陈希平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返回酒吧,给另外几个朋友说了一声后,便走出酒吧,坐上电梯。

到了一楼,陈希平还有些惊魂未定。

他目光四下张望,很是惊恐,一想到方才的经历,他就后背发凉。

只是,当他目光扫过一楼墙上一处挂着许多照片的地方时,他愣了下。

那地方是值班保安的照片,上面有每个大楼保安名字,还有编号。

引起他注意的是,里面有一张照片,他很熟悉,是楼顶那个保安的!

他猛的站定,抬手惊恐的指着墙上照片!

走在前头的赵小城发现了他的异常,回头顺着他指着墙看去,发现上面贴着几张照片。

整栋大楼,一共五个保安。

“怎么了?上面的照片有什么问题吗?”

赵小城不解道。

陈希平指着照片,手指哆嗦着:

“上面,倒数第二张照片,就是楼顶那个保安的!”

赵小城看向倒数第二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看上去很和睦的大叔,面相十分普通,但就是看起来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

两人对着照片指指点点,吸引了不远处正在巡逻的保安。

一个年纪四十多岁的保安走过来,好奇道:

“小伙子,有事吗?”

陈希平回过头来,指着倒数第二张照片慌忙问道:

“保安大叔,请问下这张照片上的人,是这里的保安吗?”

保安大叔看了一眼照片,砸吧了下嘴,摇头叹道:

“哎哟,都忘了取下来了,老陈都在这工作十几年了,前些日子啊,一不小心突发脑溢血就死了,你说这人运气呐,可惜老陈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老天真不长眼啊……”

赵小城沉默。

陈希平没由来的感觉嗖嗖冷意,自己遇见的真的是鬼!

楼顶那个保安大叔,是他帮了自己,走出那鬼打墙!

赵小城忽然道:

“时间不早了,咱得回去了!”

说完,他拉着陈希平离开。

两人走出大楼,打了个车离开。

出租车上,赵小城有意无意的瞥向陈希平。

“只是个意外而已,这年头谁不碰到点事呢,不用太放在心上。”他安慰道。

陈希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倒是出租司机看了一眼头顶后视镜两人,以过来人身份笑着劝道:

“小伙子啊,年轻是好事,可是年少轻狂,也要为以后买账的,就像你们大叔我,年轻时候不知道谈了多少个女人,还有好几个女人为我堕胎,风光是风光,可是现在呢,大叔我还不是开着出租过着自己小日子,呵呵,小伙子,要珍惜啊,不能让爱你的女人伤了心呀。”

赵小城愣了下,然后无耻的哈哈大笑起来。

陈希平也被逗乐了,紧张的心一下子松懈几分,抬头无奈道:

“大叔,我们说的根本不是这事。”

司机大叔握着方向盘的右手挥了挥,摆手道:

“什么事不事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就喜欢玩,我每天在这大楼下面,不知道碰见了多少年轻情侣,不是为了喝酒就是出轨外遇而吵架打闹,分手堕胎那都太常见了。”

陈希平无奈笑了笑,也不反驳,只是点头道:

“是是是,大叔说得对。”

司机大叔‘嗯’了一声,孺子可教道:

“晓得就好,晓得就好!”

说完,前面一路绿灯,他猛踩油门:“坐稳了!”

车子穿过繁华的热闹的中央大街,很快驶进一个九十年代修建的小区。

小区很安静。

走进小区,回到屋里,赵小城一屁股做到沙发上,满是颓废。

他抬头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陈希平。

“不要多想了,没准只是个意外呢,又或者你出现幻觉呢?这种事还是有科学依据的不是吗?”

陈希平摇了摇头,如果说这世上的任何事都有科学依据,那自己父母失踪总不会吧!

那场惨烈车祸,所有人的尸体都找到了,唯有他父母的尸体没有被找到,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那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尸体总不能凭空消失不见吧?

就算是大火,也得留下骨灰吧?

赵小城见陈希平似乎又陷入曾经的回忆里,不由摇头叹道:

“我看你就是压力太大了,这两年你为了找叔叔阿姨,真的是魔怔了,早知道我今晚就不该带你去酒吧散心的。”

赵小城站起身,揉了揉肩膀。

“我先洗澡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说完便走进卫生间。

陈希平坐在一张椅子上,安静的沉思着。

今晚上发生的事,已经颠覆了他的认识,甚至让原本他已经熄灭的希望,重新燃起。

这个世界,有鬼。

那他父母的消失,是不是就是说,是一场灵异事件呢?

“应该是这样的!他们兴许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又或者在另一个世界……”

陈希平眼中渐渐燃起希望。

叮咚!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门铃声。

陈希平抬头愣了下,这么晚了,谁还会来?

他和赵小城的朋友不少,但会这个点还来的,很少很少。

极个别情况是赵小城‘抛弃’的女友。

叮咚!

门铃声再次传来,这一下卫生间正在洗澡的赵小城都听见了。

里面传来的水洒落地板的声音渐渐消失,赵小城声音从里面传出:

“该不会是我之前分手的那个女友吧?希平,帮我个忙,就说我不在!”

陈希平起身朝着门边走去,只是当他从猫眼里往外面看时,发现外面是一个身着西服的儒雅帅气男子。

“赵小城不会性取向出了问题了吧?”陈希平默默念着,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儒雅男子十分帅气,个子很高,约莫一米八五,比陈希平略高半个头。

“是陈希平先生吗?”

儒雅男子先开口道。

陈希平愣了下,不是来找赵小城的?

他点了点头。

“嗯,是我。”

儒雅男子从身后取出一封信件,递到陈希平手中。

“这里有你的信件,请签收。”

儒雅男子说完,便双手交叠,十分有礼的笔直的站在陈希平对面。

陈希平看着手中信件,有些不知所措。

谁给自己寄得?这年头还有人寄这玩意吗?他很是费解。

直到他看到信封上面寄信人的名字:

陈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