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则张角穿越三国之最强农场主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穿越三国之最强农场主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落日天涯

角色:张则张角

简介:农场主张则无意间穿越,却来到易子相食的东汉末年
看着百姓衣衫不蔽体,野菜不果腹,张则决定要做汉末之主,结束乱世,还百姓以太平
开局得到宝藏,收获另类金手指,出山遇到军师,过路遭遇猛将,如此运气爆棚,手握巨资
天授不予,反受其累
怎么能不在东汉末年掀起一番征战,成就一番霸业
跟我走,吃喝都有,
和我混,封侯拜相,
名人我收,美女我要,武将我抢
看张则如何雄霸汉末,图谋天下,开疆拓土
成就万古帝王

书评专区

仙武世界大反派:又是一个死文青!前面各种文青毒就算了,《小鱼儿与花无缺》副本主角众叛亲离,最恶心的就是他穿越成皇帝,贵妃却几十年只钟爱燕南天一人,得知主角最主角和燕南天决斗时高兴坏了,认为主角一定会死。主角赢了后,苦苦恳求主角别杀燕南天,还威胁他要暴露他身份,主角感觉被戴绿帽子,一怒之下杀了这女人,然后他女儿就黑化了,先是表示理解父亲,在主角欣喜时给他爹捅刀子!我只能说作者你牛逼哄哄。有赞同的欢迎点赞!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本书就那样儿,自嗨玩梗不知所谓,整个剧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简直把我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真不知道好多人为什么评分这么高。(我打一星只因为本书写的实在让我一言难尽,不针对其他的。我批评的是书评区的风气,我说的够清楚没?我之前强调过很多次还是有人恶意误解我,绝了。)倒是书评区简直恶臭。这都2021年了,新中国都成立快72周年了,搞种族歧视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有言论“不搞种族歧视就是圣母” “不搞种族歧视就是不爱国” ????简直不可思议,让人细思恐极。粗略看了下好多人觉得搞种族歧视正确???非常可怕,难道某站的政治正确居然是种族歧视么???这网站还有救么??连基本的是非善恶观都没有么?!某些评论偷换概念真的一绝啊!不搞种族歧视就是没骨气?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你咋不去针对对咱们搞种族歧视的人渣呢?!反而学人渣做事,也搞种族歧视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你这不是把对中国友好的人一起迁怒了吗?!白求恩呢?汶川地震还有疫情期间捐款捐物的国际人道主义友人呢?!就因为和种族歧视的人渣一个种族,就全被你一起迁怒了!有句老话说的很有道理:越是无能之人,越喜欢迁怒于他人。这就叫做有骨气啊?我真活久见。

战锤之黎明远征:貌似还可以

穿越三国之最强农场主

《穿越三国之最强农场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整个战斗持续不到半个时辰就结束了,投降了80多人,剩下的不是死就是伤,还有一个半个的躲了起来不敢露面。

而张则这边五十人伤了两个,没有死亡的,铁卫那边更是没有伤亡。没办法碰到两三个黄巾军,上百人一拥而上。

对面当场就吓得不是投降就是跑了。因为是晚上大家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喊杀声,这些黄巾军还以为是朝廷的正规军来了,早就毫无战意了。

过了一个多月的太平日子,由这些汉家百姓组成的黄巾军早就没有了戒备之心。再说他们也没有听说这附近有朝廷的军队,加上铁卫他们一直大喊“匪首已死”,这些人更是没有抵抗意志,所谓兵败如山倒,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则轻而易举的攻下了整个慎县。

张则命令士卒把守慎县四个城门,剩下的士卒进行安民,而他来到县府的仓库,不管是钱财还是粮食统统装走了九成以上,剩下的留作掩人耳目,

至于仓库里面不多的兵器统统发放给手下的士卒,随后来到衙门中坐镇。

却说,在张则攻打慎县得时候,城中的百姓和豪强也都被惊动了,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街道上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

好一会,才有人敢出来看看,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则对外的称呼是朝廷的义军,奉朝廷命令征讨黄巾军,至于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这个时候谁还在乎,只要能打黄巾军就行。

只要能打出名声,顶着大义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处理完剩下的事情以后,眼看快要天亮了,张则吩咐生火做饭,

东汉的食物对于张则来说真是简单呀,没有炒锅,放在铜鼎,陶罐中煮熟了就可以吃。

吃完饭以后,就有人来禀报说,有人求见。

原来是当地的两家豪强张姓和慎家要见张则,

张则手握腰佩长剑挺立而站,背后铁卫和马五手持短铁枪立于后面,

张家和慎家的家主上前拱手说道:“恭喜张大人出奇兵,轻易攻下慎县,解了百姓之难。”自从黄巾之乱以后,这些豪强也是遭罪了,被黄巾军重点照顾。

就算是慎县中的三家豪强也是被灭了一家,剩下的这两家也是战战兢兢,每天被黄巾军勒索钱财粮米,如今看到张则领兵占了慎县可是高兴坏了。

毕竟张则的士卒打着朝廷的旗帜,而且士卒入城以后秋毫不犯,对于这件事,张则早有交代,谁敢趁机作乱,先斩了再说,如今张则手底下的兵还算是新兵,没有那些老油条的毛病,被张则当众斩了三个以后,都老实了。

花花轿抬人,对于东汉末年的士族豪强问题,也不是现在张则能管的,他现在也就比蚱蜢强那么一点吧。

何况张则还需要从这些豪强手里要点好处,他连忙拱手回礼到:“还要多亏了各位的坚守,未让黄巾贼匪做大,才可让我部轻易夺城。”

“大人明鉴”

“大人明鉴”

两家的家主听后也是会心的一笑,只要不像黄巾军一样攻打他们就行了。

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家族,在他们的坞堡里称王为霸谁还在乎别的。

“不知道大人以后有何打算?”张家家主起身说道,

小样,这是要问我什么时候离开呀,东汉的豪强果然当惯了土地主,这才刚帮他们消灭黄巾军,就急着撵自己么?张则在心里说道,

“哎,两位家主别看我部夺城容易,一是因为黄巾贼匪运粮而出,城内空虚,

二是我部夜间突袭所致,如今我有心重振朝廷威严,欲与黄巾主力而战,却是极难呀。

如今城内兵械与粮米皆被黄巾送出,我这部众士卒如今缺粮少器,恐怕难以为继呀”张则立马苦着脸说道,

“大人高义呀!我两族感恩大人救吾于水火,今愿献钱一万,粮粟三千石,马匹五十,以助大人建功”两家家族对视一眼说道。

“好,好,两家家主高义”张则笑着说道,心里却在骂着这些都是百姓血,农民肉呀。

“以后还要多依仗大人”两人也笑着说道,

对面虚伪的两位家族,自己还要虚以为蛇,东汉的豪强在当地也是很有声望的,不管是恶名还是骂名。

如果和他们交恶,就凭自己这不到二百人的队伍,很难在这慎县待下去。

最重要的是,如果传出去,对于张则的名声有损,毕竟天下的声望权柄,大多都掌握在世族豪强手中。

再说了这是时代的通病,非一时一刻,杀一人一族可以扭转的事情。

张则何必要做出力不讨好的事呢?

都是为了自己打算,各怀鬼胎么,对于曾经的生意人,张则对这一手可谓是炉火纯青呀。

送走两人以后,接下来的几天,张则命马五摆案招兵,

而张则也送了两家一家一块小玛瑙,作为结交,也让他们帮忙招兵,短短时间就招收了近五百多精兵。

期间,张则命人铸造兵器,而他则亲自练兵,五六天以后,张则感觉差不多了,应该出击了。

而且经过计算,运粮的人该回来了,张则与两位家主商量来个关门打狗,

有了张则的带头,加上现在慎县在他们手里,占有主动权,两家私下合计了一下,为了解决黄巾之患,也决定开始出力,毕竟以后张则走了,他们又可以在城里为王了。

两家一共出动四百余人,加上张则的近七百士卒一共一千多士卒对战三百很稳当,

张则命令弓弩手两百安排在城上,一百安排在城内的屋顶上,剩下的长枪兵隐藏起来,

等待送粮的人进城以后,立马关门打狗,轻易的解决了这三百人,张则又收降了五十人,剩下的伤残暂时交给了两家豪强处理。

然后和两家家主说了些违心的恭维话以后,张则立马领着部下朝着汝阴而去,

两者之间相距不到四十里,急行军一天就到,比运送粮草行军要快了很多。

把辎重等物全部收进农场,每个士卒只带三天军粮,轻装急行,

汝阴的城池和慎县差不太多,也就城墙比慎县高了不到3尺,汝阴有黄巾军500左右,

张则同样赶到了以后直接夜间突袭,杀的黄巾军大乱,死伤者近200有余,其余之人四散而逃,而己方只有不到三人而亡,因为张则都是合兵一处推进,以多打少,加上夜间偷袭,

黄巾早已乱做一团,哪有心思抵抗,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杀了。

不过这次张则没有过多停留,用手里的铜钱快速换取物资,来到城里的仓库后,收取了一大波物资,毕竟慎县刚送来的物资还没有运走,统统都便宜了张则。

现在张则手里不缺粮,不缺兵器。部下也是士气大振,加上每次进攻张则都是率先士卒,弓马变得越来越娴熟,果然战争才是最培养人的地方。

只待了一天就又招降了近百人以后,张则立马率军出征,他要在黄巾主力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的壮大部队。

所以他要用闪电战的方式,先打穿汝南郡南部诸县。

如今黄巾军虽然是战火燃遍七州二十八郡,但是大部分主力都在和朝廷对抗,每个郡县也不过几百人,兵力并不多,无非是各地豪强只想保存家族,不想出力,否则黄巾军会更快的被消灭。

张则的军中粮草不缺,士卒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只要不浪费就可以敞开吃,当然如今的时代还没有人会浪费粮食,这会让人看不起的。

张则看着意识农场中的大批物资,自语道:“不行,部队人数过少,没有武将,没有军师,现在穷的就剩下钱了。”

休整一晚以后,张则率军直奔固始而去,两天之后攻占固始,随后率军直奔鲖阳

然后南下途经繁阳亭进攻葛陵,继而直奔新蔡而去。

不到短短五天时间,张则麾下兵力达到近2000人,

挥军南下直逼原鹿、富波,两城的黄巾军听闻后四散而逃。

后来,张则率军沿河岸西进攻击期思、新息、安阳

不久又北上直冲慎阳,继而攻占了郎陵、北宜春、安城等地。

这就看出有粮的好处来了,士兵每天都可以吃饱,吃饱就有劲,每天不停歇的攻打,都没事。

而且,这期间张则麾下部队的战力,也在一天一天的增强,

到了最后,张则部队的攻城速度,都比消息传播的都要快,

往往都是,这个县城还没有收到附近县城被攻破的消息,张则的大军就已经到了眼前。

经过一段时间的征战,最后五千兵马屯兵上蔡休整,下一战张则准备攻打召陵,张则攻下城池以后又不派兵进驻,只是购买以后需要用的东西,有粮买粮,有布买布,有铁买铁。

他也不在乎朝廷的什么盐铁专卖,自己现在头顶朝廷军队的称呼,而且是在战乱年代,有大义在,就不用在乎太多了,

而且作为“过来人”张则知道这次黄巾军还算是小打小闹,东汉的乱世现在才只是开了一个头。

更混乱的时代还没有来到呢。

所以,他要尽快把手里的钱财换成军资。只要手握物资,他可以随时拉起一支部队!

张角所埋藏的宝藏虽然足够十几万大军的花销。

但是,这些宝藏都是珠宝等财富,这些钱财在张则眼中远不如,粮粟、布匹、盐铁、家畜等重要。

而且,这些天张则也真是见识到了豪强世家的富足,可是他们却是心中毫无百姓,也没有天下安定的思想,都是些自私自利之徒,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但大部分也是以家族为先,

难怪后人都说“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明明士族豪强要人有人,要粮有粮,可就是不出力攻打黄巾军。

反而,都躲在坞堡中,以自保为主,

当然这样也有好处,只要张则给钱,那些看不清时局的豪强,他们就会很痛快的卖给张则东西。

召陵和西华的黄巾军一共有五万人,可战的精锐也有几千人,召陵人少,西华人多,而且攻破这两座城池以后,张则就可以北上支援长社了。

那里才是他真正建功的地方。

就算是张则也没想到黄巾军这么不经打,自己会这么快打穿了汝南郡南边之地。

可是他没想过谁能有他的财力呀,普通百姓想打黄巾军没有钱财组织士卒,豪强只顾着自己的坞堡。有多少人真心为朝廷抵抗黄巾军呀。

就算是整个朝堂上“满朝公卿以下,忠清者为谁”。

而且,虽然张则没有领过军队,但是作为现代人,他怎么着脑中也能说出一些关于领兵的知识,说出几场有名的战役。

这些无疑都是一些不可多得的经验。

不过现在张则也有烦恼,对于自己的武力他现在还是比较自信,到了现在还没有碰到过什么厉害的对手。

可是现在麾下有五千人,可他手下没有领兵之人呀,每次都要身先士卒。

现在张则每天都要训练士卒,抽空还要教授铁卫和马五一些领军知识。幸好他们两个还算机灵,不然张则都要累死了。

“我不会是第一个累死的穿越者吧”看着眼前正在操练的士卒,张则无奈的说道。

可是张则不知道,就在他叹息的时候,整个东汉都震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