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佑陈芸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芸芸鸽子

角色:陈天佑陈芸

简介:陈天佑,一个修真界的NPC,他穿越过来的唯一作用,可能就是解说了……比如,在旁边看着自家师弟师妹在一旁战斗,搬张凳子坐在隔壁看戏解说……

书评专区

球在脚下:足球部分是我看过最优秀的,没有之一,其余部分可以跳过

蛮荒记:作者树下野狐就是本书品质最好的保证!不过感觉没有搜神记爽快

横推武道:阅至122章,开局不俗,但不少出场塑造不俗的女角因作者无意感情线而变空气,剧情只能通过不断和敌人冲突推动故事,有些乏味。原以为传武之争、打黑拳的一下又变会降魔,以为会协助政府处理灵异的,主角又成为摧日门门主夺取超凡武学,而官方无条件跟在主角身后擦屁股。流水帐

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而这个时候金色的手掌已经到了刘天佑面前了,金色手掌五指并拢狠狠握去,想直接将陈天佑给握死。

“戴老弟,何必呢。”

陈天佑一道白影晃过,形成了刚刚剑宫门的老者,老者轻轻一拍金色巨掌,巨掌顿时化为金色的光芒散去。

戴钦脸色也恢复正常开来,看着眼前这个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小女生,心情复杂,声音沙哑道。

“你们,真的是蜀山的弟子啊……”

陈天佑见化险为夷,身前还有一个深藏不露的老者,当即就不客气了骂道。

“废话,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是蜀山派的!“

戴钦双目中的威严渐渐褪去,取代而之的是深深的悲伤,他苦笑一声,双指放开了陈芸的剑尖,看着一脸警惕不断后退的陈芸,牵强地笑道。

“以后有事来奇甲门找我,我乃戴钦。”

说罢便带着一众弟子走向城门内,那些弟子倒是叽叽喳喳地在讨论。

“老爷爷,那家伙怎么回事啊。”

陈天佑如同老者晚辈一样,讨好地问道。

老者愣了愣然后哭笑不得地说道。

“戴钦那家伙以前也是蜀山派的。”

这回轮到陈天佑震惊了,正向两人走来的陈芸也刚刚好听到了这句话,惊讶地说道。

“怪不得他看到我用三清剑那个表情。”

“我觉得他比师傅厉害多了,要不把戴师兄找回来让他当掌门算了。”

陈天佑拉过陈芸到自己身边,然后悄悄道。

陈芸没好气地用手指狠狠地敲了陈天佑的脑壳一下,疼的陈天佑嗷嗷叫。

“你还挺会攀关系,一下子就成了戴师兄了啊?”

在一旁的老者自然也是听到了他们的话语顿时觉得好笑,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陈天佑二人说道。

“我叫陈峰,剑宫门。”

报上名号后身形一晃如同鬼魅一般消失掉了。

“两位小仙人请吧。”

刚刚那位士兵正好这个时候回来了,双手抱拳,脸色通红,气喘吁吁道。

“怎么了为什么气喘吁吁的啊?”

陈天佑好奇地问道,一问才知,原来是士兵刚刚不能确定陈天佑二人是否是大门派的弟子,于是就跑去找陈峰,想着同为修仙的人应该是知道的,于是陈峰才会赶过来救场。

“陈老爷子人真好,戴师兄人应该也不错,如果没有误会我们的话。“

陈天佑感叹道,陈芸在一旁满脸无奈道。

“你什么时候才不那么天真啊。“

“啊?“

“你想想看,以陈峰的修为,来到城外的话一瞬间就到了,何必要等到即将抓到你的那个瞬间出现?明显是卖人情给我们啊。“

“有点道理。“

陈天佑想了想心中对于陈峰的好感顿时降了一半。

一进城内,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至极,街边的小贩卖力的叫卖声,小二在门口用力吆喝的声音,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声,充满了人气与活力,陈天佑精神都为之一振,整个人又跟打了鸡血一样,要不是陈芸扯着他,他早就逛没影了。

……

香满楼,号称是蜀山镇最好吃的一家酒楼,甚至有不少人冲着这家酒楼的招牌菜脆皮猪肘子而来,为了吃上一口千里迢迢地来到蜀山镇。

而今天,香满楼遇到了一位非常特别的客人。

“小二,再来二十盆猪肘子!”

香满楼内,每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碗筷,看着那一个穿着布衣的瘦小男孩,仿佛饿死鬼投胎一样,身前桌子上的碗筷叠了一层又一层,胃仿佛永远填不满。

“这个人太夸张了吧,刚刚才吃了二十盆,现在又来。”

“别人吃都是以碗记数的,这人可倒好,以盆记数。”

“来来来,下赌注,看看他还能吃多少。”

“我赌五两,再吃六十盘!”

“六十盆?我看这小子至少还能吃下一百盆,我赌五十两,一百盆!”

一时间酒楼变得跟赌场一样,食客们纷纷下注,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来吃饭的。

小二听到少年喊再来二十盆,脸都白了,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要是这少年有钱还好,没钱滚的可就是小二自己了!

但赶客人走有违商道,要是看衣着识人不仅容易得罪人,还容易赶走其他顾客,一时间小二陷入两难的状况。

“小二,怎么回事?我这最后一盆都吃完了,你怎么还不上菜啊!”

少年拿起眼前的盆连味汁都舔干净了,看还没有新菜上来,不满地喊道。

“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啊,小店的猪肘子都被您吃完了,实在没辙了。”

小二陪着笑脸走了过来说道。

“那其他菜呢?”

“也都被您吃完了啊。”

小二一副都快哭出来的表情,少年舔了舔自己油腻腻的手,看着眼前叠了一层又一层的碗筷,露出了一副失望的样子。

“哎,才吃了那么一点啊。”

这句话让小二和周围的食客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那一点,足以让别人摆酒席了!

“算了,能不饿就很不错了。”

说罢少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懒散地伸了一个懒腰,就要往外走去。

“欸欸,客官,你稍等一下,你是不是忘了一些什么?”

小二赶紧上前去拦截,大拇指摩擦着食指暗示着少年。

“忘了什么?”

少年愣了一下,转身看了一下身后,恍然大悟。

“我就说嘛,刚刚吃得太开心了给忘了,怪不得我觉得自己忘了一些什么东西。“

少年赶紧跑回刚刚坐的地方,椅子的隔壁有一个破旧的布包,少年跟宝贝一样抱在怀里,一副幸好没忘的样子,大步往外就想往外走去。

“等一下!“

小二已经失去耐心了,张开手臂堵在门口处,挡住了少年的路。

“你是不是没钱啊?“

“钱?“

少年皱了皱眉,想了想,然后问道。

“那是什么东西?”

“还想吃霸王餐!”

小二招了招手,两个壮汉瞬间就围了上来,凶狠狠地盯着少年,少年感觉到周围的不善,一脸戒备地看着两个壮汉。

“把他手脚卸下来。”

小二冷冷地说道,敢在香满楼吃霸王餐的都不会有好下场,在小二看来少年不仅吃了霸王餐,还问钱是什么明显就是在挑衅着香满楼,不把他的手脚卸下来难以震慑以后来吃饭的食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