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苏老头苏老太太小说怎么看?

小说: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风中的叶子

角色:苏老头苏老太太

简介:\”老苏家终于生闺女了!
苏老爹乐开了花,即使穷,也要将最好的给宝贝女儿
直到有一天,奶团子抱了一堆东西来到苏老爹面前:“爹,我挖到了很多萝卜!”
苏老头:“……”
“爹,我还采了一篮子蘑菇

苏老头:“……”
苏老头忍不住泪眼婆娑,这么多的人参和灵芝,得卖多少钱!
这不,日子想不火起来都很难啊!\”

书评专区

穿越境界的魔法使:另外好的型月同人还是比较少的。就这点来说这书对喜欢型月的朋友们来说无异于是场及时雨,所以粮草吧。

问道峨眉:并无趣味。。。。。

神魔术师:前面看完了,主角不圣母也不冷血。。而且金手指虽然很变态但是不会直接让主角无敌。。暂时阶段感觉都还行,没什么大问题。。

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

《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我妹妹就是一个小闺女,我们家的日子过的好不好的,跟我妹妹没关系。”苏二虎沉着脸道。

他妹妹才出生,这些人就这样说。

以后他们家的日子,若是还这么穷,这些人不定要怎么笑话呢。

笑话他们没事儿,笑话他妹妹可不行!

苏二虎说完,拉着自己哥哥就走。

苏家的大小男人呼啦啦的走了,留下大槐树底下的一群人继续吃瓜。

“苏家不就是生了一个闺女吗?怎么就发了?”

一个年轻的小媳妇,摸了摸自己挺起的肚子,看着苏家兄弟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

不过是一个赔钱的丫头片子罢了!

瞧这些人说的,不知道还以为是生了只金凤凰呢。

头发花白的王婆子,听了小媳妇的话,立刻就露出了神秘兮兮的表情。

“二狗家的,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多年前咱大柳树村来了一个算命大师,哎哟,要说起来,那大师仙风道骨的,就象个老神仙似的,不管给谁家算命,都算的特别准……”

王婆子说到这儿,膜拜似的砸了咂嘴。

好像在回忆当年,全村跑出来算命的盛况。

同时,也是渲染一下气氛,提高一下神秘度。

果然,王婆子的话音一落,许多不知道前因后果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眼巴巴的看了过去。

王婆子感觉万众瞩目,心里满足了。

然后,继续说道:“那大师就给老苏家算命,说他们家阳盛阴衰,阴阳失和,几代都没有生过闺女了,福气越来越薄,只有生了闺女,才会一飞冲天,财源滚滚,富贵延绵……”

王婆子说的唾沫横飞,把她从戏文里学来的那些词,直接就变成了算命大师的话。

“还有这种事儿?骗人的吧?”问话的小媳妇儿,还是不相信。

她才嫁到大柳树村没几年,根本就不相信全村最穷的人家,因为生了个闺女就会发家。

小媳妇儿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一丝骄傲。

她娘可是说过,她这肚子圆圆的,里面肯定是儿子。

生闺女有什么好?

还是生儿子好!

闺女都是赔钱货!

小媳妇儿好像是没有意识到,她自己也是她嘴里的赔钱货。

**

路上。

“大哥,你说当年算命先生……算的到底准不准?”苏老二没忍住,问道:“咱娘生了妹妹,咱家的日子真的……要发了?”

苏大虎听了弟弟的话,也想起了村子里那些沸沸扬扬的传言。

“这些事儿哪能信?”苏大虎说道:“你不记得了,前几年隔壁村老吴家,硬是有人说看到他们家,半夜里金光大照,说是他们家要发大财了,结果呢?”

“结果他们家,隔天就有人摔断了腿。”苏二虎也想起了这一茬。

“所以说,不管算命先生说了什么,妹妹就是咱们妹妹,就是咱们家的宝!”苏大虎拿出了作为大哥的派头,“以后家里除了爹娘,妹妹最大!”

苏二虎等人,自然是连连点头。

这个妹妹,可是他们好不容易盼来的。

苏家兄弟一路说着话,很快到了岔路口。

苏大虎去山脚下碰运气,苏二虎带着几个小的去河里碰运气。

“大哥,抓不到野鸡就算了,你可不能进山。”苏二虎不放心的道。

“我省的。”苏大虎憨声道:“你放心吧,大哥又不嫌命长,肯定不进山,我还没看见妹妹长什么样儿呢,山里有那个畜生在……”

苏大虎说到这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黯了。

苏二虎的脸色也变了。

欢乐的气氛突然笼上了一层沉重,就连几个不明所以的小萝卜头,也仿佛被气氛感染,停止了嘻嘻哈哈的打闹。

“大哥,你说三弟还会回来不?”苏二虎问完,眼眶都红了。

“会!肯定会!”苏大虎心里没底气,语气却是万分肯定,而且还很大声。

不知道是说给苏二虎,还是说给自己听。

好像是这样,苏三虎就肯定会回来。

“可是,三弟……还活着吗?”苏二虎语气沉重的又道。

“胡咧咧个啥?三弟肯定还活着!”苏老大一瞪眼,“三弟当初既然能从那个畜生的嘴里活下来,那就是福大命大,现在也肯定活的好好的,没准正在哪儿吃香的喝辣的呢。”

苏大虎别看平时憨厚老实,可是关键时刻,还是很有大哥风范儿的。

“大哥,三弟要是福大命大,当初就不会被老虎……”苏二虎说到这儿,说不下去了。

苏大虎一握拳头,憨厚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狠厉。

“总有一天,大哥要亲手宰了那个畜生!”苏大虎恨恨的道。

“算上我一份儿!”苏二虎立刻道。

“还有我!”

“还有我!”

几个小萝卜头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也跟着大声嚷嚷表决心。

气氛沉重了片刻,苏大虎又叮嘱苏二虎。

“老二,管着几个小的点儿,别掉水里淹了。”

“大哥,你就放心吧,这几个小崽子从小就在河边玩儿。”苏二虎无所谓的道。

苏大虎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他们家的孩子生下来,都是大的跟着小的玩儿,根本就没有大人看着,爬树下河的从小就会。

苏大虎放心的走了。

苏二虎带着几个小的,直奔河边。

“小六,你和我下河,咱们俩用大网子,大盼,二盼……算了,你们俩就在河边玩儿吧,别下水了。”苏二虎到了河边,直接分派任务。

虽然知道知道家里的孩子们不用担心,最后还是吩咐大盼看着二盼点儿。

毕竟,今天他妹妹才出生,家里的孩子要是真出点儿啥事儿,不是给他妹妹添话柄吗?

那样的话,他爹娘肯定饶不了他!

苏六虎听了苏二虎的话,非常心大地道:“二哥,你放心吧,不用管他们,他们俩都会扑腾着狗刨了。”

大盼和二盼立刻挥舞着小手大喊。

“狗刨!狗刨……”

苏二虎哈哈一笑,直接弯腰拍了一下儿子的小屁股。

“行呀!小兔崽子,不愧是咱老苏家的种!”

苏二虎说完,把衣服一脱,只留了一个补满了补丁的里裤,直接就往河里一跳。

苏六虎一看,瞬间把衣服脱光,连里裤都没有留,也跳了下去。

问题是,他就一条里裤,湿了就没得穿了。

很快,苏家大小男人,就在仿佛被人用网子捞过一遍的河里,忙活了起来。

讲真,无论是苏二虎,还是苏六虎,都抱着白忙活的心思了。

毕竟,他们没少在河里白忙活过。

村里的人日子都不好过,平时吃不到肉,嘴馋了都想要摸条鱼吃解解馋。

特别是那些半大孩子们,天暖的时候简直是在河里生根儿。

“二哥,有东西撞了我一下……”

苏六虎忽然停住,脸上带着一丝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