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萱语聂萱寒王宠妻,权倾天下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寒王宠妻,权倾天下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白羽

角色:聂萱语聂萱

简介:她是二十三世纪天才医生,一觉把自己睡穿了;
他是天祁国战神,传说残忍噬血且极度厌恶女人
两人一见面,她不是被掐脖子,就是掐手腕,盯着手腕上紫色的一片,无语了,逃吧
谁知王爷变了
“王爷不好了,王妃去青楼听曲了

暗卫一抬头,王爷已经不见了
王爷拦腰抱起女人,怒道:你看谁家娘子怀孕了,不但打架斗殴还跑青楼来听曲的!

书评专区

妖怪管理员:主角实力乎高乎低,配角实力乎高乎低基本最后都是看嘴炮,欢乐流,仙草,总之还是秒杀百分之80%以上的小说

从契约精灵开始:虽然是原创精灵,但主角的几个精灵形象都给我留下印象,蝶小蝶最萌。

请叫我邪神大人:刚变成触手怪慢慢进化还挺有意思,什么怪谈协会(就是另类主神)出来后画风就完全变了,中间各种说明,作者从这里开始完全陷入了自嗨,估计还觉得自己构建的世界观很宏大,主角存在感持续降低,简单来说这就是一本灵异小说,如果是这样那还好,问题是作者太喜欢抛设定,简单20万字设定占一半,其他群像描写占四分之一,你以为主角还剩四分之一篇幅?不,只是借主角的行为再次抛设定而已

寒王宠妻,权倾天下

《寒王宠妻,权倾天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此时的聂萱语一路沿着下山的路跑去,跑路的姿势奇奇怪怪的,仿佛地面烫脚一般,只有聂萱语自己心里明白——浑身酸痛,实在是跑不出优雅的姿态,果然干这种事伤身啊。

聂萱语一边跑一边絮絮叨叨:“该死的死变态,呜呜呜呜呜,你死定了,我堂堂二十三世纪国家医学研究院院长聂萱语的清白就这样被你给毀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突然停下脚步,重重的做了一次深呼吸,仰天看了一眼天空,冰冷的雨水啪啪打在聂萱语的脸上,心瞬间变得冰冷无比,抬脚继续往前走去,心里仍旧将夜龙霆上下十八代问候了遍。

“啊……”,由于雨势越来越大,聂萱语一不小心踩在一块溜石上,直接从十几米处的山坡上滚了下来,头部撞到了路边的石头,当场便晕了过去。

这时一辆马车由远驶近,驾车的小童对着马车里的人恭敬地说道:“师傅,路前有一人挡住了去路”。

马车里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去看看”。

“是”。

小童急忙从车上跳了下来,小跑着过去,伸手将其身子翻了过来,此人正是聂萱语。

小童看着眼前的女子,转头对着马车上的人说到:“师傅,是名女子,受伤了,且气息极弱,好像快不行了”。

“上车”,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马车缓缓向前驶去,瓢泼的大雨继续哗啦啦下着,洗去了一夜的血腥,同时也抹掉了聂萱语的行踪。

三天后,聂萱语睁着眼睛呆呆的盯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帘幔,脑子里还在消化着大片不属于她的记忆——天祁国丞相府嫡女,与自己同名同姓也叫聂萱语。

然而却是一个渣爹不疼继娘不爱的丑八怪。原主的娘亲于氏印象中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子,将丞相府内院打理得井井有条。

但生原主时却不幸难产去世,所幸原主活了下来,但原主一出生,右侧脸颊处便有一块黑色胎记,将整个小脸映衬的奇丑无比,就连当时接生的稳婆都吓了一大跳,连连惊叫“怪胎,怪胎啊……”。

那天还突然出现一老道士,指着当时尚在襁褓中的原主说:“此娃命里带煞,夫人是受了煞气牵连才就此殒命,如今煞气全囚积于胎记之中,若此娃一直留在丞相府,必会阻碍相爷仕途,甚至给相府带来灭顶之灾!”

原主爹聂容德,一听当即就将刚出生的原主,送往数千里以外的嵩山尼姑庵,任其自生自灭。

于氏去世没多久,渣爹就将二夫人抬为平妻,也就是如今的当家主母沈氏。

原主就这样在尼姑庵呆了十五年,而这十五年里原主也是吃尽了苦头,尼姑庵里的尼姑授沈氏身边齐嬷嬷的意,经常欺负原主,让她干脏活累活。

也得亏了原主还有一位亲哥哥,隔三差五的来看她,给她带新衣服,拿银子打点尼姑庵里的尼姑,希望她们多照顾自己的妹妹。

殊不知银子都被尼姑们私吞了,原主该干的活一点也没给她少,还肆意辱骂她,一不如意就鞭笞她,原主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也就渐渐养成了一副懦弱的性子,所受的苦更不敢告诉自己的哥哥,怕哥哥走后只会迎来更恶毒的殴打。

然而距今一年有余,哥哥都不曾再来看过原主,其中的缘由还尚未可知。

上个月初十,丞相府突然派人来尼姑庵说是要接原主回去。十五年未曾回过家,这对原主而言是个天大的喜讯,最重要的是,终于可以见到哥哥了。

丞相府里来了两位嬷嬷和六个丫鬟,来人也不说要立马接原主回相府,只说小姐常年住在这寺庙之中,不知达官贵人家的礼仪规矩,先在此学礼仪规矩三个月,等学了规矩,会了礼仪,三个月后再启程回京。

原主只当是家里爹爹的意思便也就遵从了,虽从未见过这个亲生父亲,却也是心存敬意的。

然而就在那天夜里,原主路过两个嬷嬷的房间时,却听到姜嬷嬷说:“事可办妥了?贵嬷嬷”。

“放心,这药每天都喝着呢, 药量不多不少保证三个月后,死相平静,一点儿也查不出死因来”。

姜嬷嬷摩擦着手,脸上的赘肉随着咧开的嘴角不停晃动着,说到:“那就好,那就好,薛太医给的碧落黄泉,可是刚刚好三个月的剂量,到时,这贱人,当晚便直接殒命在寒王的洞房花烛夜,神不知鬼不觉,又查不出死因,那时不但能给寒王安一个克妻的名头,更为大小姐除去了这无妄之灾啊!”

“是啊,寒王凯旋而归,皇上高兴过头了,竟然将大小姐赐婚给了寒王,寒王虽长相俊美,但生性残暴嗜血,更是极度厌恶女子,传闻还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呢,这不是让大小姐去送死吗?”贵嬷嬷愤愤不平地说着。

“可不是嘛,如今有了这替死鬼,大小姐也不用再担心要嫁到寒王府去了,我们可得办好这件事,大小姐可说了,回头重重有赏呢……”

房里两人有一句搭一句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门外站着的人。门外的原主听到此已经害怕的浑身哆嗦了,急忙捂住震惊的嘴,努力抬起颤抖的脚离开了此地。

原主来到一处墙角处,平复着自己的心绪,一想到回去便只有死路一条,原主当即便想逃出去,只想有机会再见哥哥一面,于是翻墙逃离了寺院,一路朝着另外一座山跑去。

原主一口气跑了一天一夜都不敢停下,突然血气上涌,直接倒在了地上。原来原主已经喝了半月的碧落黄泉,这碧落黄泉无色无味,小剂量并不会要人命,但若是连喝数月,则会导致心脏衰竭,暴毙而亡,死者面部安详,浑身上下无任何创口,连太医也查不出死因。

但原主体内本就有胎毒,胎毒加上碧落黄泉,不是以毒攻毒,而是毒上加毒,毒性达到一定的程度,也就直接要了原主的性命,死相也是一脸平静。就算今天她不逃出来,也根本活不过三个月,然后聂萱语就魂穿到这个女人的身上来了。

“等一下,那那个混蛋,那时候人家都挂了,他还……我靠,死变态”,聂萱语又是一阵恶寒,双手紧握住身下的被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聂萱语不知道的是,夜龙霆见到的她,已经是现在的聂萱语了,因为她……有体温,还很温暖。

聂萱语无语的扶扶头,心里默默嘀咕着:没想到我这个二十三世纪,十八岁就取得了博士后,还是医毒双修,二十岁就当上国家医学研究院院长,世界公认的天才医生,就这么一觉,把自己睡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