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轻抚:缠上她,宠坏她许嫣柔柳玉兰小说怎么看?

小说:暗夜轻抚:缠上她,宠坏她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桔子没熟

角色:许嫣柔柳玉兰

简介:一夜荒唐,他被A市最矜贵的男人睡了
他缠上她,逼她做他太太
只因,睡了她就要负责
他是杀伐果断,高冷腹黑、富可敌国的豪门总裁;她是拥有绝色容颜却不受待见的私生女
一纸契约,将两个天差地别的人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书评专区

1640四海扬帆:这书好看在什么地方啊,考据党的通病,我知道这么多,不打出来不是亏大了么,然后加上一堆百度百科。

无限恐怖之局外者:看了那个单章。八成是复制黏贴原文不至于,但这本同人当中直接扒原文的地方原高于其他同人。剧情不少地方改都不改一下,直接跟着原作走。倒不是说非要原创,武者道后期改原创之后我也不爱看,但这本写的也没什么意思,大量夹私货,死命跟着原作走,还不带什么脑子。。那么我干嘛看你的同人。。………………书本身两星,天天夹私货外加单章呼动读者扣一星

狂探:一代神作。关于主角是如何从一个流氓小痞子变成一个正直的人,这种动态的,变化的成长型角色在网文中的意义,各路大神已经分析的很透彻了。关于案件的设置也非常不错,波兰转折,高潮迭起一个不缺。爱情线也是一反常态的,不是妹子越来越多,而是随着主角的成长和蜕变,从夜御二女的疯狂变成专心不二的好男友。问题也是有的,比如各种巧合,对于黄皮本中的五大历史悬案,作者都巧妙地设置了一个现代发生的按键作为侦破线索。比如“药厂连环案、印度宝石案、无头女尸案”三案重叠,“杀妻案”作为“北迁恶魔案”的现代线索,“乌芳芳遇害案”引出“高兰旗农合案”;“七星悬棺案”引出“华云山惨案”。另外一个最大的问题:在大佬们看来,主角逐渐的舍弃了系统辅助,后面基本上自己来破案的,这很励志感人而且不套路。但是在我看来,后期时候主角身为组长,发挥的只是一些调度工作,基本上所有的线索都是手下找到的,破案的趋势也越来越现代化,比如人海AI结合的视频监控搜查,人海战术的嫌疑人排查,现代化的手机定位,高技术的法医鉴定等等。可以说:主角除了会说“这个案子还有疑点”,使用以前的流氓嘴脸诈一诈嫌疑人之外,全是倚靠国内顶尖团队和各地警员大力配合下才破的案,换随便什么人过来,我看也是可以破案的。没了系统的主角,这个形象已经逐渐的平庸化了,作者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问题在于:1.逐渐君子化和正面化的主角,如何才能符合“狂探”这个主题?作者曾经想写的一个流氓警探渐渐变得正义却平面化,怎样写才能写好故事?2.坚持不借助系统的主角,他在案件侦破中真的发挥了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吗?真的是变得聪明了才会破案的吗?明明是调集了最优质的团队和抽调了庞大的警力才完成的案件罢了。3.他曾经借助系统勇追疑犯,飞檐走壁,奋勇之前,也曾经在系统的帮助下直指关键赢得众NPC惊叹,但是没了系统的现代化办案,也不过是如同科学研究一样,依靠人力物力现代化手段的枯燥平推罢了。4. 他说:给我继续查。身上散发出来的正义的光芒和坚持的精神让警员们感动。在各地警员的坚持不懈的,线索被一条条的找了出来,他也因此被称为神探。———越是到后期的断案故事,如果作者不改变方法的话,只能是这种走向了。5.后期每完成一个案子,就是案犯或者其他什么人关于人性人生社会道德的各种唏嘘,忏悔和痛哭流涕,这种桥段有几次还行,写多了就有些审美疲劳了。6. 我只能说,在侦探技术越加现代化,天眼密布的今天,福尔摩斯时代的探案剧一去不复返了。yousuuer们都在骂主角前期的流氓,虽然我确实觉得前期主角根本不是个合格的,符合社会道德的人物,但这也正是本文和这个主角的的精髓所在不是吗?而如果仅仅是后期那样的故事,没有系统带来的装币的快感,甚至后宫都不开,如果作者只是想带给大家一些关于道德和人性的启发,还不如去看焦点访谈,今日说法呢。目前本文后期唯一的优点,也就是所有的案件都设计的非常缜密,背景情况,人物关系人物性格安排的异常妥帖,网文届的今日说法

暗夜轻抚:缠上她,宠坏她

《暗夜轻抚:缠上她,宠坏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A市北郊麒麟堂总部。

一个脸上带着伤疤的男人被压跪在那里,内心无限恐慌。

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事情居然这么快就被抓到了。

他们把他抓来什么也没做,就让他一直跪在这里。

已经快五个小时了,内心的恐慌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无限放大。

本来那人找到自己时,他不想接这个活儿的。

毕竟对方是莫北枭,那个神都不敢得罪的人。

可是对方给他出了让他无法拒绝的高价,本想做完就跑路,没想到还没出Z国就被他的人抓住了。

但是他连找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对方联系时都是用的太空电话,包括给他打钱也是通过无名账户转过来的。

他不能坐以待毙,对!

“来人啊,放我走。”

“快点,你们没权利绑我。”

“再不把我放了,你们……”

话没说完,突然响起一声闷哼声。

“唔~”

“安静点!”

堂内站着的莫焱抬脚踹了沈东野一下,他倒在了地上。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在你要对我们枭爷下手前就应该想到这个下场。”

“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哦?你以为来了这里你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就在这时,莫北枭走了进来,堂内站着的黑衣人手下齐声喊了句:“枭爷。”

响亮的声音在堂内回响,沈东野被震得慌了神。

而莫北枭罔若未闻,直接大步走到堂前正中央的红木龙椅坐下。

“爷。”莫焱恭敬地叫了莫北枭。

然后又对旁边的秦深叫了声“深哥。”

“问出来没?”

“还没开始问。”

莫北枭摆摆手,莫焱会意,一把提起沈东野。

“说,是谁指使的?”

沈东野早就已经没了胆儿:“不……不知道。”

话落,莫焱朝他肚子挥了一拳。

沈东野疼痛瞬间现于脸上,从嘴里吐出了一口脏血。

“不说实话,嗯?”莫焱凶狠的说道。

然后从短靴里抽出一把匕首,刀尖拍了拍沈东野的脸。

沈东野此时已经快崩溃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人没见过。”

“三天前有人把消息告诉我莫北枭,噗~”

“枭爷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莫焱又往沈东野的胃部打了一拳。

本来就是练家子,这一拳又用了八分力气,沈东野直接倒在了地上。

顾不得什么面子,保命要紧。

沈东野直接跪了起来,朝着座位上的男人一直磕头。

“枭……枭爷,请放过我吧,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对您下药。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他们都是通过匿名账户联系我的。”

“真的,这些都能查到的。”

莫北枭刚才一直在把玩着手里的配枪,枪身被擦得通体明亮,枪上盘旋着苍龙的图腾,那是专属于莫北枭的标志。

这会才出声:“药是怎么来的?”

“枭……枭爷,药是那边给我提供的消息,跟我说黑市最近有人在卖,钱都是他们额外给我拿的。”

“莫焱。”莫北枭毫无温度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

男人收了枪,脸上尽是狠戾,薄唇开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把人处理了,尸体丢到黑市那边去,给个警告。”

“是。”

莫焱领命,招呼两个黑衣人上来把沈东野拖走了。

沈东野一边挣扎一边说:“枭爷饶命啊,该说的我全部都说了。”

“呵,伤了我,你还想见明天的太阳?”

话里尽是狂傲不羁。

魔鬼!

这个人就是魔鬼!

沈东野后悔了,可是也没用了。

等堂内安静下来,莫北枭才又出声。

“你们觉得,这次是M洲还是南非那边。”

“属下觉得,M洲那边不会这么快动手的;而南非最近〈晴天〉得到的消息是他们正在内乱,应该也不会有心思来做这些。”莫焱思索了一番说道。

呵!这就有意思了。

难道还有别的势力出现了,连〈晴天〉都没查出来。

“世界杀手组织最近榜上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据说没人见过他,代号Z,被下了S级追杀令,或许跟这有关?”

秦深把自己这两天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能上世界杀手组织榜上的人自然不是小人物。

而且还是S级追杀令,从杀手组织成立到现在还是第一遭,连秦深这个第一杀手都感兴趣了。

“尽快把事情查清楚。”

“是。”莫焱和秦深异口同声答到。

“Y国莫氏那边最近什么情况?”

“二爷的人正在笼络新势力,不过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行,这段时间各方面都盯紧点。”

“是。”

莫北枭说完站起来往门口走,路过秦深的时候被他叫住。

“枭爷,别墅那边来电话,楚少已经等候多时了,您的身体需要检查一下。”

“准备一下,回去。”

“是。”

不到半个小时,一辆银色的宾利驶进了云景豪庭。

司机打开车门,男人穿着黑色风衣,迈着长腿走了出来。

别墅管家周福早已等候在那,见到男人立马迎了上去:“先生。”

“人呢。”

“在客厅里。”

莫北枭刚走进别墅就看到楚希文坐在沙发上眯着那双桃花眼,正在逗别墅的小女佣。

看到莫北枭进来,他立马收起了那玩味的笑容。

“枭,你回来了,我以为你还在温柔乡里呢。”

男人威严狂傲的声音传来,“不想死就管好你的嘴。”

周福看到莫北枭皱了皱眉,立马上前对着楚希文说道:“楚少,都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给先生做检查了。”

楚希文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枭身边的人就是那么的忠心护主。

“先生,这边请。”

周福示意莫北枭往准备好的房间里去,楚希文顿了一会跟了上去。

莫北枭躺在了床上,楚希文上前给他检查了一番。

一进入到医生这个角色,他就异常的认真严谨。

“枭,你身上的药性已经解了,无碍。不会留后遗症,就是伤了点元气,养几天就好。”

“不过这次的药也太猛了吧,连你都扛不过去!”

男人性感的薄唇张合:“从黑市流出来的。”

楚希文一听到是黑市,有点着急。

“知道是什么人吗?”

莫北枭下了床,低哑幽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查不到背后的人。”

“连〈晴天〉都查不到,看来真是个狠角色。”

莫北枭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呵!”

再厉害的人敢跟他作对,那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