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汤良鉴颜惟琳小说怎么看?

小说:人生第一次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棉孩儿

角色:汤良鉴颜惟琳

简介:汤良鉴嘲讽自己为“当代阿Q”,明明狼狈不堪身心俱疲,却要佯装坚强,笑着面对所有人
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农村小伙奋斗为精英律师,他的人生充满了血泪与磨难
人人皆知“良人难遇,贵人难求”,她却带着欢笑与甜蜜突然出现了
倘若生命里的每一步跨越都有良人相伴,即便那些回忆满是心酸,每每想起也应当是笑着流下眼泪
“生活那么苦,不如我们互相治愈吧!”
那些家长里短的琐事,纠缠不清的感情,都得从一场意外讲起…

书评专区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夹杂灵异和外国电影世界观,开局被冤枉成悍匪坐牢。有个无敌的系统,通过接触港片影视中出现过的人物得到各种神奇的能力。绝不会留下痕迹的隐身,远超常人的身手,数倍堪比服用ntz48的大脑,百无禁忌的体质,主角周围不允许成精,各种超自然能力碰到主角通通无效或反噬原主,主动加持技能能打散对方功力,通过镇压消灭超自然敌人还会得到系统额外奖励。其他一些小技能挺有意思的,储存空间,让人倒霉,生不如死,取代六道轮回让鬼直接投胎,让人怀孕,让人一帆风顺步步高升阻碍者通通倒霉,全港直播暴露某人秘密,转移疾病,让人只能说实话1,无脑剧情居多:儿戏般成一手遮天赤柱监狱无人敢惹,对谁不爽就非法囚禁,滥用私刑2,舔狗马仔脑补迪化情节有点尬荒谬无厘头,和主角作对全没好下场,看主角用各种技能搞事情搞垮对手挺爽的

我就是能进球:非常欢脱的足球文,看到后来会审美疲劳,但近期足球文好像只有这本能看,成绩也很不错,但专于恶搞导致与现实严重脱节,看点也就很单一,但总算比卖情怀卖蠢要强得多。要找感动和合理性的就不要看了 。关于推土。。看了开头你们就明白了

诸神世界的死神:第四章就看的我尴尬癌犯了 “你不知道东方民族的存在,不知道指南针、造纸、印刷这些神奇的技术” 希腊神青铜时代 ,估计公元前15世纪左右 知道造纸 印刷妥妥的是老乡。拿后世的才有的东西欺负古希腊人太那啥了。

人生第一次

《人生第一次》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嗡”口袋里的手机发出规律的震动,汤良鉴掏出手机,不耐烦地看了眼屏幕上的姓名,重重的按下接听按钮。

“良鉴,你在哪?”电话那头的女声极为急促:“我突然心跳的很厉害,我担心你。”

电话那边的女人叫程湘,汤良鉴的未婚妻,或者说,准未婚妻,同居七年却没有结婚的可怜女人。

小腹传来的疼痛使汤良鉴吸了口冷气,他靠着背后的灯柱慢慢蹲了下来。

“良鉴,你没事吧,你怎么不说话。”

汤良鉴咬着牙回道:“我没事,午饭后就回去了。”

“真的没事?你不要吓我,你的声音很虚弱啊!”程湘就是这样的谨小慎微,她天生的性格敏感。

汤良鉴突然咆哮起来:“我都说了没事,你还要我说几遍才懂!”

电话里一片寂静,程湘瘫软在家里的沙发上,细瘦的指关节不易察觉的颤抖一下。

“噢,没事,你没事就好,早些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直到挂断的前夕,扬声器里也没有传来男人的回声。

她慢慢的放下电话,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秀丽的杏眼缥缈的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看向窗外的高楼大厦。

今年她三十三岁,与汤良鉴在一起七年,没有结婚,没有生子,没有工作。

按照这个男人的指示待在这间市中心的楼景房,除了下楼买菜,和外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在这冗长的独处时光里,她看了许多书,让她本就敏感的小女子性格愈发凸显。

她不爱看电视,不爱和别人聊天,喜欢独自坐在落地窗前冥想。

她期盼汤良鉴能尽快回家,哪怕喝一口她泡的茶,吃一口她做的饭,她都觉得心满意足。

尽管这个男人时不时冲她发火,尽管他有很强的大男子主义倾向,尽管他与自己同居七年却不结婚,甚至都不愿意带自己出现在他的交际圈里。

但她,对这个男人爱的掏心掏肺、无怨无悔!

她很心疼这个来自农村的男人。

他隐忍、坚强、乐观,竭尽全力在这座城市扎稳脚跟,却始终无法抹掉骨子里的那份自卑。

每当深夜看到他在加班,程湘总会安静的坐在一旁看自己的书。

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一张桌子,他在这边,她在那边,寂静的夜,昏黄的灯,温馨的氛围,不远不近的距离。

程湘靠在沙发上,想起那些温馨的场景,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可她现在却很紧张,心跳的很厉害,似乎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又拿起电话,向弟弟程铭拨了过去,程铭正在酒吧唱K,不明白老姐这通电话的意思,也是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

程铭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既然确认过汤良鉴和程铭都没事,那就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她来到厨房,倒了一杯白开水,透明的液体从她小巧的红唇灌入,内心的慌张感却是愈发强烈。

“奇怪了,今天是怎么回事。”她暗叹一声,绕着长长的走廊走了几圈,奇异的感觉没有丝毫减弱。

这很反常,程湘从未这样过。就算是当年高考她也没有这么紧张,这些年的读书修习令她的性格沉淀许多,这种慌张感有多年不曾出现了。

她又折回到客厅,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

正在犹豫间,有人向自己拨打电话。

程湘翻转手机屏幕,泛着荧光的电子屏幕是赫然写着“亲爱的”,这是她为汤良鉴专门编写的联系人姓名。

“啊,良鉴又打回来电话了。”她喜出望外的按下了接听按钮。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好。”程湘迟疑的回道。

“这里是瀛都人民医院,您的朋友现在被送到医院了,我们查看他的手机找到最近通话人…”

“什么?良鉴被送到医院了!”

程湘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她感到脑袋发晕,耳边嗡嗡的响。

这怎么可能,良鉴每年都要体检,除了身子虚之外没什么毛病的。他怎么会被送到急救中心,明明刚刚打电话时他还好好的…

“喂?喂,你好,你还在听吗?”电话那边急切的声音将程湘拉回现实中。

“是,我在。”她赶忙回道。

“病人现在情况紧急,可能需要做手术,您是病人家属吗?”

家属?这一个词,深深刺进程湘的心里。

按汤良鉴的话来说,他们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在感情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