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妖孽狂医李骁李冲小说怎么看?

小说:都市妖孽狂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落雪无声

角色:李骁李冲

简介:李骁先天体弱,幼年时被剥夺继承权,抛弃荒郊野外自生自灭
十年后,少年携一手绝妙医术回归,发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地位和荣耀
恶霸狠辣,扁他!富二代猖狂,踹他!老家伙们顽固,扳倒他!美女太热情,一个个来!无权无势又怎样?劳资照样脚踩贱人,恣意人生!

书评专区

我,宗门扫把星,开局掠夺气运:搞笑爽文

绝命手游:这作者以前是靠卖惨成名的吧,虽然有想法但本本垃圾白瞎好创意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PM同人中口碑较好的一本,男主变身文,喜欢的可以看看,反正对于我这种任狗来说PM同人甚至动画剧场版都是剧毒,毕竟游戏和它们是两个世界,VGC和常规大赛都是6选4双打,小说不可能出现洛杉矶毕加索黑洞画狗虚张电磁波套路黑,也没有空间重力天气战术的趣味,更无法体现那种肾上腺激素high到顶的神先读和Hex。

都市妖孽狂医

《都市妖孽狂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穷人就该少管闲事

李骁用飞哥给的钱,买了一堆药材,熬制成补药给父亲服用,不出一个星期,父亲的身体就全好了,精神甚至比生病前更饱满。

至于买药剩下的十多万,李骁则全部存下来,对于他来说,用到钱的地方还有很多。

对于莫凌萱,李骁只当是萍水相逢,以后再无瓜葛。

虽然那种级别的美女,的确很让人心动,但是男女感情还是要随缘,过分强求,反而会适得其反。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竟接到了她的电话。

“还记得我吧?你不是说过,我有任何麻烦,你都会帮我的嘛。”

电话里,少女的声音清脆灵动,颇为让人心动。

李骁恍惚了一下,点头道:“我答应过的事,自然会做到,你有什么麻烦吗?”

“这个嘛——”莫凌萱的语气中有一丝羞涩,“你先出来,见面后我再和你细说吧,我在隆盛广场的时光咖啡店等你,哦对了,打扮得帅一点哦!”

挂了电话,李骁有点摸不着头脑,让他帮忙,干嘛要打扮得帅一点?

女孩子的脑回路,果然很难理解。

一个小时后,李骁来到约定的时光咖啡厅。

“这里!”莫凌萱远远地朝他走来。

李骁顺着声音看过去,眼睛不由得一亮,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只见莫凌萱穿着一身剪裁极好的白色紧身裙,包裹出曼妙的身体曲线,裙摆只到大腿,纤细莹润的双腿毕露,身材比电视上的超模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她的脸蛋更是不施粉黛,却比周围的庸脂俗粉美上一千倍,长发及腰,微卷的发梢随风而动,气质高贵脱俗。

她一路走来,吸引了无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待她停在李骁面前,那些男人看待李骁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感受到周围不友好的目光,李骁无奈地撇了撇嘴,懒懒地道:“有什么事吗?”

“我们坐下说吧。”

莫凌萱看了眼李骁,心里有一丝郁闷,明明出门前特意打扮了一番,她自己觉得挺好看的,怎么李骁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这样的,我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了,今晚学校要举办一个毕业晚会,要求每个人带一个同伴。”

说到这里,莫凌萱叹了一口气,“有很多男生来邀请我,但是我不喜欢他们,所以希望你来假扮我的男伴,挡住那些讨厌的苍蝇。”

“这样啊。”

李骁点了点头,像莫凌萱这种难得一见的美女,有很多男生追求也是正常。

再说,她在危险关头帮过茜儿,如今这点小忙,他肯定不能推辞,“行,我答应了。”

“真的,那多谢了,我请你喝咖啡!”莫凌萱显得十分高兴。

“喝咖啡这种事,怎么能让美女掏钱?”

一道有些谄媚的声音传来,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鼻梁瘦削高挺,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男人不知何时来到莫凌萱身旁。

“服务员,要两杯上等的黑咖啡。”他拿出一张黑卡,在二人面前晃了晃。

就算李骁才回到城市生活,也知道只有银行的重要客户才能获得黑卡,持有黑卡,本身就是一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而眼前的男人,故意把黑卡拿出来,无非就是在炫耀。

“幼稚!”

李骁轻哂一声,不屑多看此人一眼。

“你说什么!”男人听到他的嘲讽,脸色顿时一沉,“你知道这张卡代表着什么吗?你有吗?”

李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懒得理这家伙。

“不好意思,我喝不惯黑咖啡。”

莫凌萱冲眼镜男淡淡地一笑,语气略有些清冷。

“没关系,我可以把这家店所有的咖啡都买来,你喜欢喝哪种,就喝哪种。”

莫凌萱随意的一笑,迷得男人神魂颠倒,态度更加殷勤。

莫凌萱柳眉微蹙,“不用了,太破费了。”

“怎么会,能和像你这样的美女喝一杯咖啡,花点钱算什么。”

眼镜男兴奋地搓了搓手,继续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庄,去年才从英国牛津大学医学院博士毕业,现任市第一医院副主任医师,美女,请问芳名?”

李骁听了,简直无语,多么低级的炫耀手法。

“我姓莫。”莫凌萱冷淡而不是礼貌地回道。

“莫小姐,不知道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出来吃个饭怎么样?”

周庄的目光从莫凌萱的脸,渐渐移到她的大长腿上,眼神十分淫亵。

“不好意思,她晚上有事。”

不等莫凌萱说话,一旁的李骁口气淡淡地说。

“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话?”

周庄打量了他一眼,白T恤,牛仔裤,脚上穿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帆布鞋,一身地摊货。

“呵呵,莫小姐,你家的司机不太懂规矩啊。”

莫凌萱一愣,看了眼李骁,道:“你误会了,他叫李骁,是我的朋友。”

“朋友?”周庄傲慢地哈哈大笑,“恕我直言,这种一身地摊货的穷酸人,根本不配做莫小姐的朋友!”

莫凌萱黛眉一蹙,美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周医生,请尊重我的朋友。”

“先生,您的咖啡。”

这时,服务员把咖啡端上来,脚下一滑,不小心把几滴咖啡洒在周庄的白西装上。

“妈的,你是不是没长眼睛,我这身衣服是阿玛尼的,三万块买的!”

周庄气急败坏地骂道,抬手就要打那个可怜巴巴的女服务员。

而他的手,却陡然停在半空中。

“周医生,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又不是故意的。”

李骁以出其不意地速度,拦住了他即将挥下的手。

“你算什么玩意,竟然敢拦我?你妈没教过你,穷人就该少管闲事吗?”

周庄一脸轻蔑地道。

李骁剑眉一皱,眼神骤冷,“任何人都不准侮辱我的母亲,收回你的话。”

“我不……啊!”

一声惨叫,李骁只是稍微用力一扭,周庄的手腕便剧痛起来。

“要断了!要断了!放手!”

周庄疼得脸色惨白,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收回你刚才的话!”

李骁厉声道,语气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我错了!是我妈没教过我,是我多管闲事!”

周庄泄下气来,疼得嚎啕大叫,完全没有了刚才不可一世的高傲。

“滚!”

李骁将他松开,怒喝一声。

“臭小子,我他妈跟你没完!”

周庄怒不可遏地留下一句话,捂着手腕一溜烟跑了。

“看你刚才出手的动作,你是不是会功夫呀?”

莫凌萱好奇地望着李骁,一双剪水秋眸含着盈盈笑意,更加显得明媚动人。

李骁摸了摸鼻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嘿嘿,没什么,随便学的而已,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