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冷艳美女的荒岛生活李太平谭主任小说怎么看?

小说:和冷艳美女的荒岛生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恩赐的罪

角色:李太平谭主任

简介:流落荒岛,手无寸铁,孤立无援
野人出没、巨兽横行、迷雾重重……看我如何征服这危机四伏的荒岛,以及身边这个冷艳的冰美女!

书评专区

某科学的火影忍者:某个只看了前三行就给一星,我给五星平衡下

杯雪:小椴成名之作,以诗言志,文笔一流,意境高远,对历史的把握亦属上乘。作者国学功底极其深厚,书卷气体现在文中处处。三大主角骆寒、易敛、袁辰龙分别对应江湖、草野、朝堂,以其政治属性来展开人物塑造,又以人物牵连出江湖与庙堂丝丝相连的政治格局,使得作者所构造的江湖更加富于真实感。但过于文艺亦降低了文章的流畅度,太多的诗赋往往使人物脸谱化,是小椴一大硬伤。小椴剧情偏弱,杯雪于剧情的冲击力上,比起凤歌、王晴川、时未寒之书颇有不足,不过仅是长车之战一节,秒杀皇甫奇、萧鼎之流任何被粉丝嘴炮上天的桥段便绰绰有余了。8.9分

术修大巫:对比上一本,进步很大,没有了温温吞吞不死不活的感觉,写出了紧张的氛围。

和冷艳美女的荒岛生活

《和冷艳美女的荒岛生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生火其实很简单。

尤其是在有了打火机这样天然的生火点之后就更简单了。

一堆枯草,一些枯叶足以充当最易燃的引信,再加上干枯的树木作为可燃物一团篝火很容易就点燃了起来。

恰恰,这些东西在这片人迹罕至的荒岛上随处可见。

跳跃的火苗蹿的越来越高,好像是隔绝了几个世纪的暖意再一次将李太平和谭冰言包裹,后者的心中竟然升起难言的满足感来。

火苗蹿起的昏黄映在谭冰言的侧脸上,连上头的冷意都驱散了不少。

“李太平,你说我们真的能得到救援吗?”

谭冰言抱着肩膀,疑惑道。

“或许吧,反正我们已经逃过了海难,在海上整整漂流了三天都活了下来,怎么算都是赚了。想开点吧,不过我觉得可能很难。”

李太平呈大字型躺在篝火旁,随口答道。

海上不同于陆地,就算是在陆地上也充满了不确定性。而这种横渡太平洋的邮轮沉没,对于搜救的难度更是呈几何倍数增长,能够获救的都是走了狗屎运的家伙。

奇迹之所以是奇迹,显然发生的几率并不高。

气氛有点沉默。

李太平休息了一阵,便起身走到海边,火光的确给予了他十足的信心,不过填饱肚子才是首要的事情。

索性,大海赋予了足够的资源。

李太平想破脑袋也没想到自己十多年后第一次赶海竟然是在太平洋中间一座鸟无人烟的小岛上。

扇贝看起来不错。

嗯,这个螃蟹个头儿十足,钻进沙地里不冒头。

凭借着有限的赶海经验,李太平忙活了半天总算找回了一捧海鲜。

掰开一只生蚝。

鲜嫩的白肉混合着海水微微的咸味一下子堆满了李太平的口腔,他一连吃了好几个才停下来,好歹缓解了一下肚子里饥肠辘辘的感觉。

于是,李太平又猫着腰捡了起来。

当然,海滩边上自然会有一些看起来花花绿绿了的奇怪生物,不过李太平还是果断的放弃了一饱口腹之欲的想法。

就连站在生物链顶端的贝爷都不敢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大垛快剁,李太平还是觉得谨慎点好。

在野外,病从口入的后果远比在都市里要惨烈的多。

等到李太平回到篝火旁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似乎又添了一把柴火,篝火烧的更旺了一点。

只是李太平预想中坐在篝火旁正踌躇不安等着自己回来的谭冰言却不在那里,身后不远处那处潮湿的岩洞中,隐隐有透亮的火光传出。

“该死!”

李太平咒骂了一句。

他丢下海鲜一步就窜进了岩洞中,顿时长大了嘴巴。

点燃在洞口中的篝火照亮洞窟中的轮廓,几件衣服凌乱的在篝火旁烘烤着,干枯的柴火发出噗嗤噗嗤的燃烧声。

尽管之前看过,但当时李太平救人心切,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去体会,如今眼前诱人的躯体出现在眼前,顿时让李太平吞了吞口水。

看不出来,一直在古板制服下的谭冰言竟然有如此惹火的身段。

不过……

李太平只是扫了一眼,就放弃了多余的想法。

“流氓,你想干什么?!”

谭冰言的声音很冷,夹杂着羞怒和戒备。很显然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让谭冰言好不容易放下的戒备重新提到了临界点。

如果不是被海水浸泡的衣服实在让有着轻微洁癖的谭冰言受不了。

她也不会在李太平离开的时候在洞里烤衣服。

没有人比谭冰言自己更清楚自己的身体对于一个成年男子的诱惑力。

“别动!”

李太平的声音更冷,像是冰川!

“李太平,你给我出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你要是敢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滚,你滚……”

“啊……你想干什么?”

谭冰言严词厉色,她看着身前的李太平,此刻这个学校里不起眼的小保安脸色冷硬的像是钢铁一般,正在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这边。

谭冰言下意识的抱紧双手,后退了一步。

“我说,你他吗给我别动!”

李太平的喉管中发出一声宛若野兽般低沉的咆哮。

后者一愣,顿时被骂蒙了,从小到大,谭冰言一直被人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何曾听到过半句重话。

她刚想反驳。

却见李太平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他脸上的情绪也更深沉。

忽的,李太平飞快的启动,整个身体如同猎豹一般朝着谭冰言扑了过来。谭冰言顿时花容失色,她双眼猛的紧闭,发出一声无比高亢的尖叫。

只是李太平的身形一错,猛然朝着谭冰言的身后扑了过去。

半晌……

“运气不错,只是一条无毒蛇。谭主任,你可真是会给人添乱的,如果你想死我不拦着,麻烦你不要死在我眼前,眼不见心不烦。”

“我很费解,你的高学历高智商难道都活到了狗身上?你就不清楚,这种人迹罕至的荒岛,到处都是危险,随时都可能要了我们的小命。”

“这一次运气好,那下一次呢?”

李太平捏着蛇的七寸。

仔细的确认的这条手臂长短的青蛇嘴里的毒牙和毒腺,待确定是一条无害的无毒蛇后,这才放下心来对着谭冰言埋怨道。

“你……”

谭冰言指着李太平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难道你以为我要兽性大发要对你施暴不成?就算你那么想,我也不会那么干,起码现在不会那么干!”

“大姐,麻烦你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你的身材是很好,人也很漂亮,但说到底,明天要如何活下去来的更重要。”

“物资,药品,食物,我们现在一无所有,就连饮用水也毫无头绪。我希望你搞清楚自己的重点。”

李太平的语气很重,说的也严词厉色。

没有药品,缺乏食物和水源,一场小小的感冒可能就会要了两人的性命,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有多大才会考虑这么多有的没的?

“我……”

谭冰言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换做平时,恐怕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保安接二连三的训斥,根本抬不起头来。